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儒武爭鋒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節:寒冰門危機!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節:寒冰門危機!

    短時間內秦楓居然要先斬萬劍宗長老,再殺萬劍宗圣子?

    且不說給不給東道主面子,單說秦楓如果連殺萬劍宗的人,極有可能引來萬劍宗主,甚至宗門老祖宗的震怒,反而給自己宗門引來天大的麻煩。

    或者說秦楓如今將萬劍宗的十八座修煉城市全部贏光了,不管殺不殺圣子百子灣,都已經跟萬劍宗不死不休了。

    可就在所有人以為秦楓做了滅絕之事的時候……

    脖子上飆出一道血線的百子灣呆立住了。

    他以難以置信得眼神,看著根本不應該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漆黑長劍。

    要知道,他明明記得自己出劍的路徑,如果秦楓此時反手一劍,那么應該是雙劍對撞才是,怎么可能會這樣直挺挺地出現自己的脖子旁邊?

    最關鍵的是,對方出劍的力度,似乎拿捏得極好,居然只是血線飆出,而沒有傷他的性命。

    高手過招,最難的并非一擊致命,而是點到為止。

    明顯,秦楓的實力與百子灣已經不在一個檔次上了。

    下一秒,在他手里的仙劍從中心一點,順著劍身向四周崩潰開來。

    仿若那不是一把神兵利器,而是一截沒有成型的劍胚似得!

    此時此刻,所有人才發現了,秦楓出劍的角度,居然是……

    “直接一劍穿透了百子灣的仙劍?”

    面對嗔目結舌的百子灣,秦楓將手里闕武劍微微一斜,用冰涼的劍身湊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冷道。

    “再給汝一條生路!”

    “若是執迷不悟,休要怪我劍下無情!”

    聽得秦楓這樣處置,眾人皆是一驚,但都暗暗佩服起秦楓處理的手段來了。

    秦楓并非是窮兇極惡之輩,殺百子灣可,不殺百子灣亦可,目的不過是擊敗萬劍宗而已。

    但如果在試煉場上直接殺了百子灣,可能會引得無窮無盡的麻煩。

    所以秦楓留了一線,先禮后兵,如果百子灣再執迷不悟,萬劍宗主也拿秦楓都沒有辦法。

    秦楓作為中土大帝,洞悉人心,自是沒有漏算人心的道理。

    被秦楓連續擊潰數次,百子灣的心態早已到了崩潰的邊緣,登時就跪了下來,情緒崩潰到痛哭流涕。

    “不要殺我,求你不要殺我!”

    就在眾人以為百子灣不過是要讓秦楓放松警惕,好絕地反擊的時候,沒等秦楓回答,百子灣就如驚弓之鳥,連滾帶爬地挪到了試煉場的邊緣,狼狽不堪地跳了下去。

    至此,讓東道主萬劍宗難堪無比的一場比賽,終于以萬劍宗輸掉了所有修煉城市,也丟光了千年宗門所有顏面而告終。

    而秦楓所在的寒冰門,之前從宗門大會初戰年出線時就已經擁有了十座修煉城市,此時得了十八座萬劍宗的修煉城市,外加另外四家宗門“孝敬”秦楓的修煉城市……

    即便扣除掉答應要分給盟友玉山劍宗的八座修煉城市也有三十八座修煉城市了。

    如果秦楓能夠保持到宗門大會結束,立刻就可以躋身最頂尖的一流宗門之列,甚至可以威脅到超一流宗門的地位了。

    此時此刻,其他各個試煉場觀戰的宗門皆是嗟嘆道。

    “關鍵是萬劍宗失算的太厲害了。”

    “十幾座修煉城市的一流宗門并不稀奇,但秦楓這樣等于把萬劍宗給囫圇吞了,真是一下子就變成巨無霸了……”

    可就在各家開始琢磨,如果一會的比斗遇到寒冰門的秦楓該怎么辦的時候,與寒冰門的仇隙更深的熾焰宗看臺上,卻是一片平靜無比的氣氛。

    侍立在陰長生身邊的羽霓裳俯下身來,對陰長生挑撥道:“陰長老,難道我們就坐視滅掉熾焰宗下屬宗門的敵對宗門這般飛揚跋扈嗎?”

    這女人竟是鼻子一酸,演技出奇地抽泣道:“若是如此,霓裳何苦從寒冰門里逃出來,還不如與天鶴宗的宗主大人一同赴死罷了,何必茍且偷生?”

    羽霓裳本就是佳人,雖然與徐語嫣等女相比,稱不上絕色傾城,但此時梨花帶雨,也是撩動了一眾熾焰宗男人們的心弦。

    陰長生卻是目光不動,語氣淡淡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個剛剛爬回二流的三流宗門,能守得住這么大一場富貴嗎?”

    他若有深意地說道:“宗門大會不到最后一刻,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心急如何能喝得了熱湯?”

    ……

    就在秦楓于秋原城的宗門大會上大殺四方時,一支百人的隊伍,已是來到了寒冰門的山門之下。

    為首一人黑衣斗篷,只露出一對眼睛,手里托著一本仙冊,對著眾人展示道。

    “就在剛才,陰長老傳訊給我,說那秦楓在宗門大會的次級賽得勝,即將開始最終戰……”

    “估計這小子一時半會是絕對回不來的!”

    只見這支隊伍雖然只有區區百人,卻是任何一個實力境界都在散仙境六重以上,在一流宗門里可能還不算什么,放到二流宗門直接就是一方宗主級別的人物了。

    此時整整聚集了百人,在聽得那為首黑衣人的話之后,皆是冷笑了起來:“這寒冰門里,也就這秦楓有點本事,你瞧瞧這宗門上上下下,哪里有一點半點大宗門的氣度?”

    這些黑衣人皆是嘲諷道:“你們看看這宗門,山門口站崗的弟子,實力低微,連散仙境二重都沒有到也就算了,站都沒有站相,坐也沒有坐像。”

    “就憑這樣的宗門有什么資格成為二流宗門?還能打進次級賽的最終賽……”

    為首黑衣人更是冷哼一聲道:“讓他在宗門大會出風頭吧,他打下來的一切,最后都是為我們作嫁衣裳而已。”

    旁邊的黑衣人皆是冷冷而笑,仿若勝券在握一般。

    只聽得那黑衣人冷聲道:“所有人都聽好了,一會手腳都干凈一點,千萬不要露出本宗的仙法或者戰技,剩下這些蛛絲馬跡給別人嚼舌頭。”

    “襲擊寒冰門本山的是一伙不知道哪里來的散修……”

    那黑衣人嘴角露出殘忍笑意道:“他們將宗門上下殺得雞犬不留后,奪走了寒冰門的本山秘藏便不知所蹤了。”

    “你們都明白了嗎?”

    聽得黑衣人首領的話,其他人皆是冷笑:“對付這些軟腳蝦還需要用什么仙術和戰技,便是如砍瓜切菜,屠狗殺豬一般簡單。”

    黑衣人首領點了點頭,低聲道:“所有人隱匿氣息……”

    他抬起手來,指了指寒冰門后側的峭壁說道:“從峭壁攀巖上去,直接從正殿殺起!”

    “從山上殺到山下,這樣可防止有活口走漏了風聲,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其他眾人皆是沉聲道:“遵命!”

    可就在這時,忽地又有一隊黑衣人面色陰森,殺氣沉沉,從寒冰門的山門另外一側御空而來。

    看到這一幕,先到的這一批黑衣人皆是面露警覺之色。

    只見這一批黑衣人也將近百人,實力居然也與他們不相上下,一個個頓時詫異了起來。

    “對方是敵是友?”

    “莫不是寒冰門請來保護山門的援軍?”

    為首黑衣人沉吟道:“不排除這樣的可能,畢竟有可能是收了寒冰門的好處,前來拿人錢財為人消災的宗門,但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們最好還是……”

    哪知道他們的話還沒說完,只見得那一隊黑衣人徑直落在了他們不遠處的地方。

    為首一人目色寒光凜冽,竟是對著他們,自報家門道。

    “我等是萬劍宗弟子……”

    “各位可是跟我們一樣來屠滅寒冰門的嗎?”

    正詫異之時,黑衣人首領登時臉上露出笑意:“原來是一家人,我等亦為此而來!”

    他畢竟留了一個心眼,雖然對方說是萬劍宗的人,但沒準是誆騙他們,套他們身份的陷阱,于是只說為屠滅寒冰門而來,絕口不提自己的宗門。”

    哪知萬劍宗的人竟沒有追問,反而說道:“既然道友不愿暴露自身宗門傳承,也無所謂!”

    “秦楓與寒冰門作惡多端,想是眾叛親離,正當此報!”

    “我們兩宗合圍,好將這寒冰門上下殺得雞犬不留!”

    黑衣人首領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我們有言在先,凡事先來后到,寒冰門攻滅后,其中傳承與珍寶,必須由我們先選!”

    原本以為萬劍宗眾人會與他們討價還價,哪知對方居然一口答應道:“完全沒有問題!全部給你們都沒有問題!”

    黑衣人首領不禁笑道:“好,道友果然爽快,那就約定好了……”

    “你我雙方,我方從后方峭壁上山,你方在山腳下埋伏……”

    黑衣人抬起手來,指了指頭寒冰門本山上方的巍峨大殿道:“見大殿著火為號,一齊動手,你們從下往上殺,我們從上往下殺,必要寒冰門上下雞犬不留,斬草除根,不留遺患!”

    萬劍宗為首的黑衣人冷笑道:“正如我意,那就一言為定!”

    “寒冰門的秦楓欺我們萬劍宗太甚!”

    “真是期待他在宗門大會的現場聽到寒冰門上下被屠戮殆盡消息時的表情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