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教練萬歲 > 第四六五章 激素原之父

第四六五章 激素原之父

    返回洛杉磯的飛機上,艾爾文和亞歷山大剛好坐在了一起。 .

    “賈斯汀,你接到通知了么,國家隊要我們提供血液樣本。”艾爾文開口問道。

    “我已經接到了通知。”亞歷山大點了點頭:“聽說是要給運動員弄什么個人生物信息檔案,所以要做標本的數據采集。”

    “個人生物信息檔案到底是什么東西,我進過好幾屆的國家隊,就連奧運會也參加了三次,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東西。”艾爾文接著說道。

    “我也很納悶,所以專門給相關的工作人員打了個電話詢問,他們說是為了保障我們的安全,好像是擔心在奧運會期間,遇到綁架或者恐怖襲擊什么的。”亞歷山大聳了聳肩。

    “我們只是運動員,又不是華盛頓的那些政客,恐怖分子才懶得找我們麻煩呢!”艾爾文接著吐槽道。

    “那也未必啊,這次奧運會的舉辦地是巴西的里約熱內盧,那里的治安可不怎么好,我們美國人在那里,簡直就是會行走的錢包。”亞歷山大說到這里,笑意濃濃的看了一眼艾爾文:“特別是你,世界頂級的體育明星,如果我是恐怖分子,肯定會綁架你!”

    “要有人綁架我,我就跑唄,反正四百米之內沒人跑的過我。”艾爾文也開始調侃起來。

    ……

    “我找了個借口,拿到了吉米-艾爾文、賈斯汀-亞歷山大和肖恩-福德的血液樣本。我派了一個很可靠的人,把樣本送到你那里,你準備接收一下。”電話的聽筒中響起了塞巴斯蒂安的聲音。

    “我知道了,我會安排專人跟進的。”富蘭克林開口答應道。

    電話里的塞巴斯蒂安接著問道:“如果血液樣本也查不出來問題,那我們該怎么辦?”

    “真檢測不出來的話再想辦法吧,我這邊也在等調查公司的結果。”富蘭克林開口說道。

    “調查公司那邊有進展么?”塞巴斯蒂安有些急切的問。

    “沒有任何的進展,他們甚至派人偽裝成客戶,潛入了李戴的訓練中心,但依舊是一無所獲。”富蘭克林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接著說道:“你現在是國家隊的主教練,你看能不能充分的利用一下這個身份。

    “我明白了。過兩天,國家隊有一次集訓,我會試著去找他們套套口風吧,希望可以有所收獲。”塞巴斯蒂安說到這里,電話里突然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有人來找我了,先不說了,有最新的消息馬上通知我。”塞巴斯蒂安說完,便急切的結束了通話。

    所謂的建立個人生物信息檔案,只不過是塞巴斯蒂安為了獲取艾爾文、亞歷山大和福德的血液樣本所找的一個借口。塞巴斯蒂安作為美國隊的主教練,這點權力還是有的。

    ……

    富蘭克林的面前坐著一個六十歲出頭的男子,這人的臉型很長,眼窩深陷,而最顯眼的就是他長者一個很大的鷹鉤鼻,有些像是蝙蝠俠里的反派企鵝人鼻子。

    塞巴斯蒂安和富蘭克林通話的時候,顯然不知道房間里還有其他人,如果他知道房間里還有其他人,絕對不會和富蘭克林通話,因為他和富蘭克林所談的是一件見不得光的事情,自然不該讓其他人得知。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鷹鉤鼻也事情的知情人。

    果不其然,富蘭克林放下電話,馬上對這個男子解釋道:“是塞巴斯蒂安打來的電話,他已經弄到血液樣本了,今天就能送過來。”

    “一旦血液樣本送來,就馬上檢測吧,希望可以找到一些蛛絲馬跡。”鷹鉤鼻開口吩咐道。

    “我會盡力去做的,但是在尿液樣本中完全查不出來任何的問題,所以我很擔心,即便是血液標本,也不會有所發現。”富蘭克林開口說。

    “先按部就班的來吧,調查公司那邊也不要停,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線索。實在不行的話,我還有b計劃。”鷹鉤鼻開口說道。

    “如您所愿,布萊切先生。”富蘭克林馬上答應下來。

    ……

    如果塞巴斯蒂安也在這個房間里的話,他看到這個鷹鉤鼻一定非常的吃驚,而吃驚過后塞巴斯蒂安必然會選擇馬上離開,躲得遠遠的,而且以后也會和富蘭克林實驗室斷絕來往。

    因為這個鷹鉤鼻的身份實在是太特殊的,對于體育教練或者運動員來說,這個鷹鉤鼻是絕對不能有半點交往的人。

    鷹鉤鼻名叫布萊切,是一個科學家,也是一個制藥公司的老板,而他有一個外號,叫做“激素原之父”。

    激素原是體內通過酶法轉化而形成的一類合成代謝激素。但它們又有別于合成代謝激素。激素原的作用與合成代謝激素有相似之處,它們可以增加肌肉的圍度和力量,減少體內脂肪,提高性功能等作用。激素原一旦進入體內,它們將會轉化為類固醇類似物。對于運動員來說,這東西就是興奮劑。

    能夠被稱為“激素原之父”的人,毫無疑問是這方面頂級的資深專家,而且還是研究碩果累累,早已經功成名就的那一種。

    作為一個科學家,如果只是單純的研究激素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布萊切所做的事情,已經超出了科學家的底線。

    在冷戰時期,美蘇爭霸,政治、經濟、軍事、科學……在各個領域,美蘇兩國都是針鋒相對,體育運動也是如此。兩國的運動員為了取得更好的成績,都開始使用各種興奮劑,這也使得興奮劑進入了一個快速的發展時期。

    國際奧委會在1968年就開始了反興奮劑運動,但是效果并不好,特別是在八十年代,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已經十分的猖獗,那個時代也做出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世界紀錄,有些世界紀錄封存了十幾二十年都沒有被以打破,這就是興奮劑的功勞。

    布萊切便是活躍于那個時代,他讀博士時,研究的項目便是激素原,而且還做出了一個專利成果。

    獲得博士學位后,布萊切拒絕的很多制藥公司的邀請,他賣掉了自己的專利,找到了一些贊助,成立了一個很小型的實驗室,繼續研究激素原。

    然而布萊切的研究非常順利,研究成果也層出不窮,他有了更多的贊助,他的小實驗室也變成了大實驗室,他在激素原方面的研究被大型的制藥公司所看重,付給他不菲的專利費。布萊切也在九十年中期的時候,開了屬于自己的制藥公司。

    由于布萊切在激素原方面的研究非常出色,他有很多項的研究成果都被應由于制藥和醫學當中,所以布萊切獲得了“激素原之父”的稱號。

    那個時代的布萊切可謂是風光無限,有自己的研究成果,有很大的名氣,還有一個制藥公司,儼然是科學家里的成功人士,他還經常到處捐款,將自己包裝成了一個慈善家。

    然而轉變發生在1999年,那一年,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理事會在洛桑成立,同時國際奧委會宣布將在之后的兩三年里為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提供檢查興奮劑的全部費用,僅僅是第一年,國際奧委會就給了2500萬美金用于反興奮劑。

    1999年的2500萬美金能做很多事情,比如設立一個專門委員會負責塞外的興奮劑檢查;比如成了一個科研小組,專門研究新型的興奮劑;比如夠買新設備,對現有的興奮劑檢測技術進行升級。

    有了錢,反興奮劑組織很快就做出了成果,在2000年,反興奮劑委員會就查出有大量的美國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其中不乏有曾經的世界冠軍和世界紀錄保持者。而這件事情也驚動了fbi。

    fbi的調查很快就發現,近幾年有一些運動員猝死的案例,也是與使用興奮劑有關。本來只是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屬于違反競技公平的道德問題,而出了人命,還不止一例,事情瞬間變得嚴重起來。

    隨著調查的深入,矛頭開始指向了布萊切,而真相也一點點的浮出了水面。fbi發現,布蘭切不僅給諸多運動員提供興奮劑,而且他還向運動員提供沒有經過臨床試驗的興奮劑。更嚴重的是,很多興奮劑,在動物試驗身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副作用,可布萊切還是提供給了運動員。這也是導致有運動員猝死的原因。

    而布萊切給運動員提供興奮劑的同時,也在采集運動員的身體指標,作為他繼續研究的參考,這等于是拿運動員當了小白鼠,也相當于在沒有任何的安全措施下就進行藥物的人體試驗。

    而這些年布萊切在激素原方面的研究進展迅速,也正是靠著這種人體試驗所帶來的數據,別的科學家都是按部就班,一點點的研究開發,布萊切則是不顧死活,直接拿活人做實驗,這直接做人體試驗的速度肯定要比正常的研究快的多。

    布萊切這種行為,不僅僅是違反了法律,也違背了人類的基本道德,這件事情在當年引起了全美的轟動,布萊切從一個成功人士,變成了過街老鼠,而且還面臨著法律的懲罰。

    只不過法律在很多時候都是偏向于有錢人的,布萊切這種大老板,自然有錢去聘請最好的律師,也能找人給自己頂罪,結果布萊切對于布萊切的大多數指控都無法成立,他最終只是被判了六個月的監禁。但卻有幾個猝死運動員的教練,被告誤殺的罪名,蹲了好幾年牢。

    經過這件事之后,布萊切成了教練和運動員眼中的瘟神,這家伙的道德實在是太敗壞了,連沒有通過動物試驗的興奮劑都敢拿出來給運動員用,這可是要人命的東西。運動員是很想自己的成績提高,但成績哪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布萊切已經上了體育教練和運動員的黑名單,即便是塞巴斯蒂安這種會給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教練,也絕對不愿意和布萊切有任何的交集,連說句話都不愿意。布萊切的名聲實在是太惡劣了,哪個教練敢和這位“激素原之父”有聯系的話,會被反興奮劑組織重點關照不說,他手下的運動員為了保命,也肯定會選擇離開。

    然而讓塞巴斯蒂安萬萬沒想到的是,和他合作多年的富蘭克林實驗室,實際上一直在接受布萊切的贊助。如果塞巴斯蒂安知道富蘭克林實驗室背后竟然是那位鼎鼎大名的“激素原之父”,恐怕再也不敢用富蘭克林實驗室的任何產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