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教練萬歲 > 第四二七章 跳槽風波

第四二七章 跳槽風波

    鐵人訓練中心。

    訓練中心老板麥克斯對著電話聽筒,頗為深情的說道:“漢克斯先生,你已經在我們這里進行了兩年的體能訓練了,如果你對我們的訓練方案有什么不滿的地方,我們可以根據您的要求進行修改,你沒有必要去別的地方……”

    “麥克斯,這兩年來,我和你們合作的非常愉快,我對你們的訓練也很滿意,但我是一個登山愛好者,我一直希望挑戰珠穆朗瑪峰,站在世界第一高峰上是我的夢想,這也是我更換訓練中心的原因。你知道的,攀登珠穆朗瑪峰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對身體的要求非常嚴苛,如果體能不好的話,我會死在途中,甚至連尸體都運不會來,我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電話另一邊話音頓了頓,接著說:

    “我的一個朋友,也是登山愛好者,他和我參加了同一個登山俱樂部,就在上個星期,他成功的登上了珠穆朗瑪峰,而在此之前他只是在李教練體能訓練中心進行了三個月的體能訓練,所以我也打算花三個月的時間,去認真的進行一下體能訓練,然后在九月份去也去嘗試挑戰一下珠穆朗瑪峰!”

    麥克斯放下了電話,一臉的郁悶。

    “又丟了一個客戶,又是那個、李教練訓練中心!已經開了好幾家分館了,而且還搶走了我的生意。”麥克斯冷哼一聲,他拿起手中最近三個月的業績報表,一臉的苦惱。

    這三個月,鐵人訓練中心流失了很多的高端客戶,這使得他們的業績變差了很多。對于服務行業來說,越是高端客戶,所能夠帶來的利潤就越高,有的時候幾十個普通客戶的收益累加,都未必能夠抵得上一個高端的客戶。這就好比是房屋中介,賣一套豪宅別墅的收入提成,比得上賣十幾套小房子的。

    這些高端客戶當中,幾乎都去了李戴的訓練中心,準確的說是李戴新開的分店。而其中一家分店的負責人,正是克里斯佩頓。

    這讓麥克斯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當年佩頓曾經來鐵人訓練中心求職,卻被麥克斯故意推到了李戴那里,麥克斯本來是想拋給李戴一個麻煩,卻沒想到短短幾年里,佩頓便成長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教練。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麥克斯靠在椅背上,低頭思考著。

    “那個李戴的訓練館,擴張速度太快了,這么短的時間里就連開三家分店,不過他好像不明白,體能訓練館并不是連鎖超市,不是開的越多就越好,最關鍵的是人才,教練才是體能訓練館的核心。”

    想到這里,麥克斯突然自顧自笑了起來,他心中已有定計。

    ……

    瓊斯坐在沙發上,安靜的望著面前的合同,臉上則寫滿了猶豫。

    瓊斯是一名教練,曾經就職過多家健身房,兩年前通過應聘進入到李戴的體能訓練中心工作。

    兩年來,瓊斯也算是干出了一些成績,手上也掌握了一定的客戶資源,同時瓊斯也感覺到,自己的訓練水平有著明顯的提升。以前的他只能給混跡在中小型的健身房里,給一些普通人當教練,而如今他已然可以應付運動員的專業訓練了。

    不久之前,李戴開了一家分店,瓊斯作為體能訓練館的老員工,也被調往新店擔任副手,這算是給瓊斯升職了,可就在瓊斯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他拿到了手上的這份合同。

    鐵人訓練中心的老板麥克斯親自登門,給他送上了這份合同,合同上面開出了比他現在多五成的薪水,很顯然,麥克斯是來挖人的。

    瓊斯原本只是個普通的教練,水平也僅限于普通的健身房,薪水自然不可能太高,以他真實的訓練水平,李戴給他開出的薪水已經算是良心價格了。但是當瓊斯看到鐵人訓練中心開出的薪酬以后,真的心動了。

    當然,瓊斯也知道,拿多少錢,就要干多少錢的活。或者換個說法,既然拿高薪,就應該體現出高薪的價值。

    “我在李教練那里待了兩年的時間,也學到了不少的東西,他給專業運動員所制定的訓練計劃,我也都看過,感覺沒有什么很特殊的地方,我也能制定出來。而且現在的我已經今非昔比,應對專業運動員應該沒有問題。”

    瓊斯又看了一眼合同上的薪酬,終于下定了決心。

    ……

    天蒙蒙亮的時候,手機的鈴聲將李戴從睡夢中吵醒,來電顯示上是一個國際的號碼,李戴認出了是布雷克打來的國際長途。

    “蘭迪,有事么?”李戴接起了手機。

    “李,先祝賀你訂婚,抱歉在這個時候打擾你……”布雷克的聲音響起:“美國這邊是晚上,你那邊應該是早晨吧,天亮了么?”布雷克開口問道。

    “沒事的,我也該醒了。”李戴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接著問道:“你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是不是訓練中心出了什么事情?”

    “我們遇到了一些麻煩,昨天的時候,我收到了一份辭職信,是瓊斯的,當時我并沒有放在心里,不過在今天,我又收到了四份辭職信,也就是說,這兩天的時間里,我們有五個教練離職了,他們都是全職教練。”布雷克開口說出了另外四個人的名字。

    李戴頓時清醒過來,目前李戴的訓練中心,各個分店加起來有三十個全職的教練,一下子走了五個,等于是少了六分之一的人。

    李戴立刻進入到系統當中,團隊金字塔上果然已經少了這幾個人的名字,而李戴之前賦予他們的稱謂,也都空了出來。這說明他們已經不在李戴的團隊中,因此也不能繼續在團隊金字塔中占有一席之地。

    電話另一邊,布雷克接著說道:“我覺得這是有人在有預謀的挖人,所以我去打聽了一下,果真如此,辭職的人都去了鐵人體能訓練中心。”

    “鐵人?他們的老板好像是叫麥克斯吧?”李戴開口問道。

    “對,這事情肯定就是麥克斯干的,他開出了更高的薪水,從我們這里挖走了教練,我擔心除了這五個人之外,明天還會有其他人遞上辭呈。現在人手已經少了六分之一了,如果再有四五個人遞交辭職信的話,我們的正常運作都會受到影響。”布雷克開口說。

    “我們還有一些兼職,可以先讓他們頂上,另外你需要馬上招些新人了。”李戴開口說道。

    “你說的這些,我會去做的,但更重要的是,我很擔心這種情況會影響到其他的人。人都是有盲從性的,短短的兩天內便有五個人離職,其他人或許會跟風選擇離開,即便是留下來的人,也會因為人事動蕩而影響工作,員工的士氣會受到影響。”布雷克接著說道。

    李戴點了點頭:“這倒是個問題,這樣吧,我馬上訂機票,明天我就回去。”

    “那樣再好不過了。”布雷克長出一口氣:“有你這個老板回來坐鎮,我想應該可以安撫員工的情緒,穩定住大局!”

    ……

    當李戴抵達美國時,布雷克所擔心的情況果然出現了。

    回訓練中心的路上,布雷克一邊開車,一邊開口介紹道:“我們現在有八位教練選擇了辭職,另外還有五個人,明確的表示希望可以加薪。”

    “也就是說,一共是十三個人么?這都快達到我一半的人手了,鐵人訓練中心一下子能吃得下這么多人手么?”李戴仿佛并不顯得著急。

    在美國雇人本來就很貴,更何況還是教練這種需要一定技術和經驗的行業,一下子雇傭十三個人,每月付給員工的薪水,以及為員工購買的社保醫保,加起來可是一大筆錢,一般的體能訓練中心可掏不起。

    “不只是鐵人訓練中心,據我所知,其他的訓練中心也開始和咱們的教練有所接觸了,他們也想從咱們這里挖人。”布雷克開口說。

    “咱們的教練可真是搶手貨啊!”李戴反倒是笑了起來。

    “咱們中心的訓練效果好,口碑傳開了,惦記咱們這里教練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起來,都琢磨著來搶人呢。”布雷克語氣中透出一股無奈。

    李戴依舊是不慌不會,他開口問道:“那五個要求加薪的,你打算怎么處理?”

    “先拖著呢,我打算和你商量一下,再做決定。”布雷克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車內的后視鏡,明知道車內只有他和李戴兩個人,還是確認了一下后座的情況,而后才開口說道:“我是不太主張給他們加薪的。加薪這種事情,給一個人加了,那么其他人肯定也會想要加薪,而且這次如果這么輕易的滿足了他們,那么下次,他們或許很快就會變本加厲的要求再加薪。”

    布雷克放慢了一下車速,接著說道:“但不給他們加薪的話,他們也會辭職的。我們現在的人手已經不夠用了,如果再有五個教練離開,我們的日常業務會有些麻煩。他們也算是有了不少的工作經驗,換成剛招來的新人,肯定沒辦法馬上代替他們完成手頭上的業務。更何況他們在這里工作,也是一個接受培養的過程,我們所付出的訓練資源,也是一種成本,換成新人的話,我們又要花費新的成本來培養他們。”

    李戴揉了揉太陽穴,這的確是很多經營者所面對的問題。

    員工在自己的公司里從一個什么都不會的菜鳥,成長為“業務精英”,此時這位員工卻提出來要跳槽,當老板的肯定會覺得虧得很,老板會覺得員工拿自己這里當新手村了,猥瑣發育好就跑到別的地方浪去了,自己沒撈到多少東西反倒是搭進去不少的時間和資源。

    也是因為這種情況,越來越多的老板都不愿意在員工培養上面花費太多的資源,他們擔心把新員工培養成為“業務精英”以后留不住人,花費時間和資源去培育員工,反倒是不如直接挖現成的人才劃算。

    就比如美國,在六七十年代,當時的企業都很注重員工的培訓,而那個時代的企業文化也是鼓勵員工進行各種在職學習以及離崗培訓。員工不斷的學習,提升自我的同時必然會加強業務水平,也給企業創造了更多的利潤回報,同時業務水平得到提升員工也可以獲得更高的收入,從而產生了一個個美國社會主流的中產階級家庭,點燃了一個個所謂的美國夢。

    可到了現在現在,很多美國的企業都已經放棄了這種重視員工培訓的企業文化,而這也慢慢影響了整個世界,挖現成的人才比自己培養人才更劃算,于是乎獵頭產業鏈開始在世界各主要經濟體蓬勃發展,除了日本,因為日本企業實行的是終生雇傭制,人來了就要干一輩子,不用跳槽,也就用不著獵頭。

    老板都想撿現成的人才,但是有些行業卻是必須要培訓員工的,就比如醫學,醫生是一個需要在工作中學習,在學習中工作,工作一輩子同時也要學習一輩子的苦逼職業。國內二甲以上的醫院,必然有也必須有專門負責員工培訓的部門。沒有的話也通不過衛生部的醫院等級評審。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媒體上說了十幾年,政策上鼓勵了七八年的醫師多點職業,根本就沒有辦法推行。

    那些技術差、水平低的小醫院自然是非常歡迎醫師多點執業,他們的醫療技術水平本來就是弱雞級別的,能混個副主任醫師就可以稱王稱霸的地方,當然希望多點執業來幾個醫學教授級別的牛逼專家,給醫院創收。

    而站在大醫院的立場,一個新來的醫學畢業生,醫院要花資源給你進行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進入科室后要找個主任醫師帶你幾年,要給你千上萬患者資源幫你積累經驗,同時要承擔你出現醫療事故的后果,你搞科研還要給經費,花費十幾二十年的時間和大量的人力物力,好不容易將一個初出茅廬的菜鳥變成了某個專科的專家,而這時候你卻說要出去多點執業,一個星期就在我這里干一天,剩下六天去給別的醫院賺錢,院長要是答應的話,就真的去看看精神科了。

    從某種角度來將,教練和醫生很相似,都是技術性的職業,都可以依靠經驗的積累帶來更準確的判斷,同時也都需要不斷的去學習新的專業理論和知識。

    教練要訓練運動員,而醫生則要治愈患者,人類個體的差異性,在體育訓練和疾病治療方面都會體現出來;對于教練來說,錯誤的訓練方案會起到反效果,甚至會導致運動員受傷,而對于醫生來說,錯誤的治療方法也無法治愈疾病,甚至會發生醫療事故;醫學上,新藥、新的診療設備會不斷的出現,可以被治愈的疾病越來越多,而體育訓練方面,新的訓練方法和新的訓練設備也不斷的出現,人類也不斷刷新著新的極限。

    “苦惱啊!”李戴想到了教練和醫生的共性,不由的嘆了一口氣。如果是放在國內,訓練隊的教練也好,醫院的醫生也罷,都有“編制”這個東西束縛著,就像是醫師的多點執業這事情,只要醫生的“編制”還在醫院里,醫院就能讓醫生老老實實的待著,不去參與什么多點執業。

    然而在美國,顯然是沒有“編制”這種東西的。訓練中心的教練想要跳槽,在不違反當初簽下的合同的情況下,李戴自己還真沒辦法。

    “回頭去找找律師,看看能不能在新的雇傭合同上加上違約金的條款,要是合同不到期就跳槽的話,先給我把違約金交上!”李戴有些不滿的哼哼著。

    “我也有這種打算,下午我就去聯系一下律師事務所。”布雷克接著問道:“可現在要求加薪的那五個人該怎么辦?”

    “當然是不同意了!”李戴不滿的搖著頭,露出了資本主義剝削者的嘴臉:“一分錢都不多給,這個口子不能開,決不能慣他們毛病!要是三天兩頭鬧加薪的話,我們豈不是要做虧本生意。”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