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教練萬歲 > 第四百章 唱反調

第四百章 唱反調

    拉斯維加斯。

    這里是拳擊比賽最為偏愛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是美國的“拳擊圣地”,因為這里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賭城”,有著世界上最為發達的博彩產業。

    90年代之前,美國的拳擊手都聚集在紐約,因為紐約是美國最發達、人口最多的城市,在紐約,任何體育運動都有著廣闊的市場,而當時的麥迪遜花園廣場,也是世界上舉辦拳王爭霸賽最多的地方。

    但是因為紐約將“禁賭令”寫入了法律條文,這極大的限制了職業拳擊手在紐約的發展,從那時起,拉斯維加斯開始和拳擊“聯姻”。在博彩集團的支持下,拉斯維加斯的拳擊產業也迅速的壯大,最終成就了今天的地位。

    到了今天,拳擊已經無法和博彩業剝離,有拳擊的地方,就有博彩,而博彩越發達的地方,拳擊比賽也就越多,拉斯維加斯如此,澳門如此,墨西哥城如此,約翰內斯堡也是如此。

    在人工投注的年代,拳擊運動是所有體育項目中投注金額最高,直到后來在線投注的興起,才讓足球運動趕超拳擊,坐上了博彩投注金額的頭把交椅。

    從這個角度來說,不列顛人真的是嗜賭成性,他們喜歡的三大運動,足球、拳擊和賽馬,也是博彩行業最青睞的運動項目,賭球、賭拳、賭馬幾十年如一日的為博彩行業做著貢獻,也讓很多人傾家蕩產。

    足球的博彩以線上投注為主,線下人工的投注占比非常的少,而拳擊和賽馬的博彩投注當中,人工投注還是占據了很大一部分,特別是在拉斯維加斯這種地方,線下的人工投注無比的方便,隨便一個度假酒店都會有博彩公司的投注點。

    坐落于米高梅廣場的米高梅酒店是拉斯維加斯最著名的酒店,上世紀九十年代,酒店剛建成時曾經是世界第一大的酒店,而且這里還有拉斯維加斯最大賭場,面積足足有四個足球場那么大。

    同時,這里也經常承辦大型的拳擊比賽,相比起其他的場館,米高梅酒店的拳擊比賽可謂是一本萬利。這本來就是一個度假酒店,吃住娛樂一條龍的服務,再加上配有賭場,可以隨時接受玩家們的投注。很多的明星來到拉斯維加斯后,都會選擇住在這里,吃住玩,看比賽,順便下注賭拳,不用出酒店的大門就可以完成。

    泰勒復出后的第一場比賽,也是在這里舉行,各大博彩公司早已經開出了盤口,酒店內的賭場也已經開始接受玩家們的投注。

    而在比賽開始的前兩天,泰勒和李戴也已經入住了米高梅酒店。

    泰勒以前是經常住在這里,而且每次來還都會到酒店的賭場一擲千金,一夜花個幾百萬美金是常有的事情。只不過現在的泰勒處于破產保護的時期,按照規定是不允許居住這種豪華酒店的,不過因為這里是比賽的場地,而泰勒作為參賽的運動員,可以在提出申請以后居住在米高梅酒店,但賭場是絕對不能去的。

    李戴則是第一次住進這種豪華的度假酒店,米高梅酒店對于普通的美國人來說也是高消費的場所,這里所說的高消費指的不僅僅是房間費,還有各項的服務費,和其他的一些豪華酒店不同,在這所酒店里,所有的服務都是要額外花錢的。

    事實上能夠住進這里的客人,沒有人是為了要個房間找張床睡大覺,來這里的客人都是為了好好的玩樂,把錢花光享受一時的紙醉金迷。拉斯維加斯可是全世界最棒的銷金窟,如果只是為了休息或者欣賞自然風光的話,去游個山玩個水,犯不著朝這個沙漠里的城市鉆。

    ……

    “李先生,請這邊!這里就是vip投注室,最低投注金額是一萬美元,里面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幫您進行投注。”一名身穿馬甲打著領結的服務生將李戴引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前。

    “謝謝。”李戴將一張綠油油的美金遞給了服務生。

    “感謝您的慷慨,非常榮幸能為您服務。”服務生看到美金上第16任總統林肯那消瘦的頭像,臉上笑容愈加由衷,帶個路能夠得到5美金的小費,這可是超出了平時正常的小費標準,如果每一位客人都如此慷慨的話,他絕對愿意天天帶路。

    賭場有所謂的貴賓區,那里籌碼的面值會更高,服務會更好,面對的也都是有錢的高端客戶。

    博彩區域也有所謂的vip投注室。像是一般的玩家投注,在自動投注機前就能完成,稍微大額一點的投注,可以去服務臺進行人工投注,只有大客戶才能進入專門的vip投注室,享受到更加專業的服務。

    李戴走進了這件vip投注室,打量著四周,vip投注室內的人顯然都是些有錢人,穿著要考究的很多,甚至還有一兩張熟悉的面孔,應該是明星一類的人物。

    一名身穿職業裝的年輕女子走了過來,笑盈盈的問道:“先生,有什么能夠為您服務的么?”

    “是的,我想看看凱文-泰勒復出之戰的賠率。”李戴開口說道。

    “好的,請這邊來。”女子引導李戴來到了一個大屏幕前,大屏幕上出現的正是泰勒和桑德斯之間的各種賠率,

    “先生,您可以在這個屏幕上看到適時的賠率變化,如果您決定投注的話,可以叫我過來。這里最低的投注金額是一萬美金。旁邊的沙發,您可以隨意休息,那邊還有點心和飲品,你也可以隨意取用。”女服務生說完,退到了一邊。

    在這個大屏幕前,還有其他的人,他們也在關注泰勒復出后的第一場比賽。

    “凱文-泰勒這個混蛋被禁賽了兩年,我本以為他會直接退役呢,沒想到他竟然復出了。”另一個聲音說道。

    “這好像是泰勒復出后的第一場比賽,真希望他被對手狠狠的揍一頓!”又有人開口說道。

    “他會的。”之前那人接著說道:“他的對手是‘戰壕’桑德斯,我一直很看好這位拳手。”

    “那你還猶豫什么,快去買桑德斯贏啊!”第一個人鼓動道。

    對方卻搖了搖頭:“桑德斯獲勝的賠率并不高,桑德斯獲勝的賠率只有1.75,泰勒獲勝的賠率同樣是1.75,兩個人一樣,這說明博彩公司也拿不準到底誰會獲勝,對于我來說,這樣的投注不劃算。”

    “是啊,泰勒當年可是世界上最強的重量級拳王,當時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不過他現在已經兩年沒有打拳了,誰也不知道他還有多少的能耐,從賠率上就能看出來。不過雙方平局的賠率卻高達46,這說明博彩公司并不認為這場比賽會是個平局。”旁邊有人分析到。

    “泰勒的比賽,怎么可能有平局,你們看,泰勒的獲勝賠率雖然只有1.75,但是他擊倒對手獲勝的賠率卻提升到了4.25。這個賠率應該有不少的賺頭。”

    “這讓我想起了十年前的泰勒,當時他剛剛成為職業選手的時候,總是在第一回合就能擊倒對手,我記得他第一年擊敗的十五個對手當中,有三個人敗給他以后,直接選擇了退役。那時候的泰勒可真是強大啊!”

    “我可不相信現在的泰勒還能一回合擊倒對手!”之前說話的那個人指著大屏幕說道:“你們看,泰勒一回合獲勝的賠率是41,第二回合和第三回合獲勝的賠率分別是36和31,而第五回合獲勝的賠率又返回到了36,這種賠率看,博彩公司顯然是不認為泰勒可以在短時間內擊倒桑德斯。你們別忘了,桑德斯的防守可是頂尖的。”

    隨著這人的話語,李戴也望向了回合投注賠率的顯示位置。

    “泰勒第一回合獲勝的賠率是41,也就是說投注一萬的話,贏了可以得到41萬,除去一萬塊錢的本錢,還能賺40萬啊,這有得賺。即便是后面第二回合的36和第三回合的31,也是很棒的賠率。”李戴心中已然開始盤算,準備在這方面下重注。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后面響起:

    “這場比賽,凱文-泰勒不可能贏的!”

    眾人回過頭去,看到的是一個黑人男子。這個黑人男子的年紀應該超過六十歲了,留著爆炸頭,頭發已經花白,帶著一個茶色的墨鏡,嘴里叼著雪茄,身上則穿著一身淺綠色的西裝,大金鏈子金手表,這副打扮顯得很浮夸,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很具有辨識度。

    而這名老黑人的后面還跟著一名身材高大的西裝男子,一臉冷酷的表情,一看便知道是這個老黑人的保鏢。

    “雪茄、大金鏈子大金表,還帶著保鏢,這家伙是個暴發戶么!”李戴心中暗道。

    就在此時,人群中也有人認出了這個黑人。

    “你是詹姆斯-金?”

    “呵呵,沒想到還有人認得我!”老黑人開口說道。

    旁邊立刻有人小聲的詢問起來:“詹姆斯-金是誰?”

    “一個很有名的拳擊經紀人,他手下最出名的拳擊手就是凱文-泰勒,不過兩年前泰勒把他給炒了。”有人小聲的回答說。

    “我好像聽說,外界對他有些負面評價,說他坑了泰勒不少的錢。”

    “誰知道呢!不過他給泰勒當了十年的經紀人,他一定很了解泰勒,我們說不定可以從他身上打聽到一些內幕消息,這能幫助我們贏錢!”

    周圍的每個人也都懷揣著這樣的心思,立刻眾星拱月般的將詹姆斯-金給圍攏起來,希望從他口中打聽到一些有關泰勒的消息。

    李戴卻不屑的撇了撇嘴,他通過泰勒的敘述,已經知道眼前的這個黑人老頭是個毫無職業道德的經紀人,一條幾塊錢的毛巾敢報賬八千美金,就憑著這一點,便讓李戴十分的鄙視。

    而那位詹姆斯-金卻很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他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解起來。

    “讓我先看看賠率……如果是在十二年前,我剛認識凱文-泰勒的時候,我一定會建議你們,買他第一回合贏。可現在的話嘛,呵呵,我真的不覺的,泰勒能夠戰勝桑德斯。”

    詹姆斯-金說到這里,做出一副賣弄的表情,故意壓低了聲音接著道:“我不妨告訴你們,其實在兩年前,泰勒的狀態就已經下滑的非常嚴重了,當時他能夠再次拿到拳王的金腰帶,也有一定的運氣成分。”

    “金先生,你的意思是說,現在的泰勒已經不行了?桑德斯會獲勝么?”旁邊立刻有人問道。

    “我可沒這么說,我只是給你們提供一個信息,至于該怎么投注,還是該由你們自己決定,否則輸了錢的話,豈不是要怪我?”詹姆斯-金笑著說道。

    眾人又開始低聲的討論起來,他們在消化詹姆斯-金所提供的信息,而有的人則故意吹捧似得說道:“金先生,你來這里也是為了投注的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倒是希望和你做出一樣的選擇。”

    這人的潛臺詞是再說,詹姆斯-金做出什么樣的投注,那么他也會做出同樣的投注。

    在賭場里,跟隨別人押注是一個很正常的情況,博彩也是一樣,總有人會為了賺錢,選擇跟隨博彩高手下注。

    只見詹姆斯-金微微一笑,他看了看詳細的賠率,然后敲了個響指,叫來了服務生。

    “我買十萬美金,桑德斯以技術性擊倒的方式獲勝。”詹姆斯-金開口說道。

    “桑德斯以技術性擊倒的方式獲勝,賠率是4.2,與之相比的話,桑德斯通過點數獲勝的賠率是26。”旁邊有人說出了賠率。

    “重量級比賽,擊倒獲勝的概率要比十二回合后比點數的概率大的多。”旁邊有人說道。

    詹姆斯-金則接著說道:“另外,桑德斯第六回合獲勝,第七回合獲勝,第八回合獲勝,第九回合獲勝和第十回合獲勝,各買一萬。”

    眾人又一次的望向了賠率。

    “桑德斯第六回合獲勝的賠率是26,第七回合獲勝的賠率是21,第八回合,第九回合和第十回合獲勝的賠率都是19。”

    “金先生顯然是很看好第五回合以后的桑德斯,難道金先生認為,泰勒現在的體能,只能支撐五個回合的比賽么?”

    “金先生曾經是泰勒的經紀人,他對于泰勒的情況肯定很了解,他既然敢這樣投注,肯定有根據的。說不定現在的泰勒真的撐不到第六個回合。”

    “我相信金先生的判斷,我要買桑德斯以技術性擊倒的方式獲勝,五萬美金!”

    “還有我,我買三萬。”

    “我買六萬,快一些,免得下注的人太多,引起了賠率的變動,我會少賺很多。”

    瞬間有好幾人跟風,和詹姆斯-金做出了同樣的投注。

    詹姆斯-金臉上的笑意更濃,他來到這里,除了投注之外,第二個目的就是為了顯擺自己,通俗講就是裝逼,如今裝逼成功,詹姆斯-金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聲音突然響起:“給我買五萬美金,泰勒在第一回合戰勝桑德斯,再買五萬美金,泰勒第二回合戰勝桑德斯!”

    這一刻,所有人都在買桑德斯贏,而這個不一樣的聲音顯得格外的突兀。

    “竟然有人和我唱反調!”詹姆斯-金的臉色瞬間有了變化,他轉頭望向了聲音的來源。

    只見李戴掏出了自己的房卡,送到了女服務生的手上,同時開口說道:“這是我的房卡,先記在我的賬上吧!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