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教練萬歲 > 第三六三章 卸車

第三六三章 卸車

    柴亮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顯得很孤僻的樣子,他的表情也臭的很,一副生人莫近的樣子。

    花了一千三百多萬港幣買下的翡翠吊墜,卻被別人的兩千多萬的超跑給比了下去,這讓柴亮的心中非常憋屈。對于他來說,這一千萬的差價是小事情,可被別人壓了一頭,面子上掛不住可就是大事了。

    遠處,賈連成那副趾高氣昂的樣子,更不斷的進行著攻擊輸出,讓柴亮覺得心中亂糟糟的。

    “不就是個暴發戶么!”柴亮冷哼一聲。

    作為港島船王家的第三代,柴亮的心中的確是看不起這些內地的富豪。柴亮的爺爺在上世紀二戰結束后便起家搞船業運輸,在七十年初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港島頂級的富豪,哪怕后來靠著地產崛起的那位港島首富,見了柴船王也要客客氣氣的。

    與之相比,內地的這些有錢人,大多數最近十幾二十年才慢慢發跡的,哪怕很多內地富翁已經后來居上,資產上趕超了港島富翁,但是港島人心中那種優越感卻是始終揮之不去的。

    只不過此時,柴亮心中的那優越感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柴氏雖然有錢,可論資產的話,賈連成家也不虛柴氏,而且賈連成是富二代,柴亮則是柴氏的第三代,這當兒子的肯定要比當孫子的更快繼承家產。

    另一邊,賈連成卻被眾人圍攏著一陣的捧,什么“賈少大氣”、“賈少豪爽”之類的恭維話語層出不窮,賈連成的虛榮心更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賈連成當然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享受著眾人的恭維。

    “賈少,你送的這臺車,就是前些天東港國際車展的壓軸展品吧?我當時也問過,說是被人給預定了,我還一直納悶是誰這么豪氣,沒想到是賈少你!賈少,這車開起來夠帶勁吧?”

    “呵呵,跑車這東西,咱們這里最懂行是陳陽,陳陽,你給大家介紹介紹唄!”賈連成一臉笑容的說道。

    陳陽明白,賈連成這是變著法子的讓自己捧他,不過有一點,賈連成還真沒說錯,現場的這些富二代中,真正懂車的也就只有他陳陽。

    陳陽干咳一聲,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賈少送的這輛laferrari是法拉利的旗艦跑車,這車有著hy-ke混合動力系統,6262cc的v12引擎,7秒的時間就可以加速到200公里,0-300公里加速只需要15秒,而且最高速度能達到350公里以上。這車啊全球限量生產499臺,是世界上最頂級的超跑。以速度而言,這應該是目前法拉利所推出的速度最快的公路跑車。”

    陳陽的這番介紹,讓賈連成心中愈加美滋滋的,他忍不住看了看遠處坐在那里生悶氣的柴亮,心中暗道:“港島柴氏又怎樣,一個沒落的家族而已,在過些年,連跟我提鞋都不配。”

    就在此時,遠處一個鳴笛聲響起,只見一輛拖著貨柜的卡車出現在大家的視野當中,駛進了度假山莊的大門,停在了眾人面前。

    “這是誰送的禮物?卡車拉來的,肯定是個大件,你們猜是什么?”

    “我覺得十有八九也是輛跑車。別的東西也用不著用卡車拉啊。”

    “還是專門用貨柜裝的,搞得挺神秘的。”

    “你們看,這裝卸工還是個老外啊!”

    只見兩個外國人從后面的車里走下了,其中一個紅胡子老外將貨柜的后門打開,然后拿出一件遙控器般的東西,按動了按鈕。

    機械齒輪轉動的聲音響起,從貨柜當中慢慢的伸出了一個支架,支架上的確擺放著一輛跑車。

    只不過這輛跑車全身都被一種白色的塑料膜緊密的包裹著,雖然可以看出車的外形和輪廓,但是卻看不到車的顏色,更看不到車標的logo。

    紅胡子老外繼續按動遙控器,支架在液壓的助力下,開始緩緩下降,最終落在了地上。

    “這個應該是專門運輸跑車用的貨柜吧,好像很上檔次的感覺。”

    “我也這么覺得,整輛車用塑料膜包裹住,弄的挺神秘的,還找了兩個老外來卸貨,還別說,這一下子就高大上了。”

    眾人不由得想起,在不久之前,賈連成運送那輛laferrari來時的情景,同樣是一輛卡車,laferrari卻只是被安置在拖掛上,卸車的時候也是被開了下來的。與之相比,這輛跑車卻是有專門的運輸貨柜,而且卸車的時候有專門的液壓支架,靠著一個遙控器就搞定一切。

    雖然多這么一個遙控支架并沒有太大的科技含量,但是這自動和手動給人的感覺可是完全不同。就像是三十年前的電視機都是手動旋鈕換臺的,后來才有了遙控器切換電視頻道,可就是多了這么一個遙控器,這檔次就完全不同了。

    更何況還有兩位老外來跟車卸貨。

    這兩位老外是歐洲的運輸公司派來的人,他們不僅僅要擔任押運員的工作,還要在卸貨的時候擔任技術指導。畢竟全車都用高分子膜保護著,這種高分子膜連利刃都能擋得住,揭開的時候自然要有專業人士負責才行。

    然而在眾人眼中,這兩位老外,瞬間將逼格提升了一大截。

    這就好比出門吃飯,要是去一個法國餐廳,有專人拉著小提琴,服務員都是金發碧眼的老外,穿的襯衣馬甲帶著領結,說著一口法語,遞上的也是法文菜單,客人哪怕是看不懂,也只會覺得好有檔次好有情調的樣子。

    而若是找個路邊的拉面館,一個穿著背心拖鞋的大爺操著一口方言,問你要吃啥,拉面的時候再把面甩的噼里啪啦的響,哪怕是這牛肉拉面遠比法國菜好吃,也不會體會到什么檔次和情調。

    專業的貨柜,電動的卸車,整車的高分子膜包裹,再加上兩個來卸貨老外,這就像是給一件商品配上了一個華麗的包裝。

    商品的價值可以通過包裝來加成。同樣的一個蘋果,路邊攤上賣一塊錢,到了專門的果蔬超市里,給貼個標簽,往保鮮柜里一放,就能賣四五塊錢,而要是放在一個精美個盒子里,在平安夜里擺賣的話,卻能賣上好幾十塊。

    賈連成的臉色有些難堪,他雖然不知道這是誰送來的跑車,但僅僅是一個卸車的過程,就讓人感覺到了檔次上的差距,這讓賈連成覺得挺沒面子。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為什么不也買個貨柜,雇上幾個老外來卸貨,反正也多花不了幾個錢。

    “故弄玄虛!”賈連成冷哼一聲。然而他卻無法阻止周圍人的好奇心,其實就連他自己,也很想知道這白色的保護膜下到底是一輛什么樣的跑車。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這輛被白色保護膜包裹的跑車上,輕聲議論著更是大有人在。

    “又是一輛跑車啊,這是誰送的?還專門找保護膜罩著,這是輛什么車?”

    “不知道,這個外形看起來倒是挺高科技的,這種流線型的設計,應該也是輛超跑吧。”

    “其實是什么車并不重要,就算是再好的超跑,能比得上賈少送的那輛laferrari?”

    “說的也是,這車怎么能比得上laferrari。話說回來,這車到底是誰送的,人家賈少送跑車,他也送跑車,他送的車能好過賈少送的車?這不是故意給自己找不自在么?”

    “可不是嘛,這穿衣服怕撞衫,送禮的話也怕‘撞禮’啊!關鍵這‘撞禮’也就罷了,自己送的還沒別人送的好。有句俗話叫什么來著,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這些議論聲傳入到賈連成的耳中,讓他的心情瞬間舒暢了很多。

    “說的也是,這車包裝的再花哨,有怎么比得上我送的那輛laferrari,我那輛可是東港國際車展中最貴的車!世界最頂級的超跑。”賈連成心中自信的想。

    賈連成正琢磨著,一個驚呼聲突然從人群中響起:

    “我的天哪,這是……這是……”

    只見一個人影突然竄了出來,沖到了車前,直勾勾的看著這輛還沒有“拆包裝”的跑車。

    這人正是陳陽!

    “這是fxx!我沒看錯吧?法拉利的fxx。”陳陽的語氣充滿了驚異,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

    別人或許不認識fxx,但是作為資深的跑車迷,陳陽怎么可能不認識這輛fxx,即便是整車都被保護膜覆蓋著,但是車的輪廓卻非常清晰,通過輪廓,陳陽已經認出了這輛車。

    下一秒,陳陽的目光望向了那兩位運動公司的老外,用英語問道:“這輛車是不是法拉利的fxx?”

    老外微微一猶豫,但還是點了點頭:“這位先生,您猜對了。”

    “我的老天,fxx,真的是fxx!是真車!我見到了一輛真的fxx!”陳陽差點沒手舞足蹈的跳起舞來,他那個眼神,那個表情,仿佛是一個虔誠的教徒朝圣的樣子。

    事實上,對于陳陽這種超級車迷來說,親眼見到fxx的感覺,也真的不亞于是朝圣。

    陳陽的這副表現也落入到了眾人的眼中。

    “陳陽怎么了?瘋了么?他這樣子也太夸張了吧?”

    “好像是因為那臺車吧?剛才陳陽說什么?法拉利?這輛超跑也是法拉利么?”

    “我聽陳陽說什么fxx,fxx是什么?是不是這臺車的名字?”

    “fxx?很有名么?”

    “我好像在哪里聽說過啊!想起來了,fxx也是法拉利旗下的頂級超跑。”

    “也是頂級超跑啊?那和laferrari相比的話,到底是哪個更厲害?”

    富二代也不是人人都精通超跑,有錢人直接掏錢買車了,只有買不起超跑的鍵盤俠們,才會整天在手機上掛著超跑的壁紙,在網上大肆談論各種超跑。所謂買得起的不說,說的花哨的不買。誰見過國內的富二代閑著沒事在網上吹超跑的?

    真正的富豪,哪怕是跑車撞壞了,也只是會找個地方坐著安靜的滑手機,人家壓根就不在乎那千八百萬。人家換輛超跑就和咱們普通人換件衣服一樣,咱們有誰閑著沒事會去討論自己的衣服釘了幾顆扣子?縫了幾根線?

    特別是法拉利fxx這輛車,是十年前法拉利的作品,在十年前,現場這些富二代們很多人連駕照都還沒拿到,又有多少人會去了解fxx這輛車。

    而且就算是想要了解,也沒有什么途徑,這輛車一共生產了三十輛,國內是一輛都沒有,即便是陳陽這種終極跑車迷,也只是見過模型,沒見過實車。

    終于,有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陳陽,這到底是輛什么車,給我們介紹介紹唄?”

    陳陽這才從滿心的激動中回過神來,他深吸一口氣,開口介紹道:“這輛車是法拉利的fxx,也是迄今為止法拉利生產的最先進的gt車型,這臺車上運用了大量的賽車技術,所以嚴格的說起來,這臺車應該算是賽車!而對于我們這種跑車迷來說,這輛車就是我們心中的‘神’!”

    陳陽說著,語氣又開始變得亢奮起來:“你們知道么?這輛車算上原型車,一共也只生產了30臺,全世界就30臺啊,而且全都在那些頂級的跑車收藏家的手上,咱們國內可是一輛都沒有!哦,不,現在終于有一輛了!”

    陳陽的雙眼又不由自主的透出了一股炙熱,那種渴望的表情,就好像是小狗看到了骨頭一般。

    “瞧這沒出息的樣子!不就是一輛車么。”賈連成心中冷哼一聲。

    此時,旁邊有人問出了賈連成最想問的問題,也是很多人心中的問題。

    “陳陽,那這輛車值多少錢啊?”

    陳陽卻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陳陽,你開什么玩笑,這世界上的跑車,還有你不知道價格的?”立刻有人反問說。

    “我沒有騙你們,我是真的不知道!”陳陽苦悶的搖了搖頭:“這輛車本來就是不公開售賣的,當年想要買這輛車的話,得符合一定的條件,準確的說,是法拉利公司挑客戶,人家挑中了你,你才有資格去買這車。”

    “還有這種事情?賣車的挑買車的,這也就是法拉利才會這么賣車吧。”立刻有人嘆道。

    賈連成有一種被搶風頭的感覺,他忍不住開口說道:“我說陳陽,就算是這車沒有公開售賣,也得有個估價吧?”

    陳陽想了想,開口答道:“當年這車剛出來的時候,有歐洲媒體的估價是不低于150萬歐元。”

    “150萬歐元,算算匯率的話也就是相當于國內的1200多萬呢,和那個什么公主之星差不多嘛!”賈連成故意很大聲的說,目的就是為了告訴現場的所有人,這輛fxx的價格遠不如自己送的那臺laferrari。

    “是十年前的150萬歐元。”陳陽很不合時宜的開口提醒道。

    眾人頓時醒悟過來。

    十年前的匯率和現在不同,當時150萬歐元相當于是國內的1500多萬,再計算通貨膨脹因素的話,十年前的1500萬可比今天的2000萬值錢的多,十年前1500萬能做到的事情,現在三千萬都未必能做得到。別的不多說,要是十年前在一線城市里買上1500萬的房子,現在最保守也能賺個五六倍,運氣好的翻個十倍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陳陽的話卻沒有說完,只聽他接著說道:“十年前,媒體給這車的估價是150萬歐元,不過當時肯定沒有人會以這個價格賣掉自己fxx,這輛車最近幾年根本就沒有什么交易記錄,這種車應該在拍賣會里出售,我估計標價個三百萬歐元的話,肯定會被人瞬秒。”

    “三百萬歐元?那豈不是要比剛才那輛laferrari貴?”柴亮幸災樂禍的說出了這句話。

    賈連成猛的轉過頭來,那眼神仿佛是要砍人一般……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