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教練萬歲 > 第一三二章 挖人(老張盟加更1)

第一三二章 挖人(老張盟加更1)

    青運會結束了,方海泉則接著這次機會名聲大振。

    7.84米的成績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方海泉的富二代身份。這年頭“富二代”仿佛成了一個貶義詞,然而方海泉這種另類的“富二代”,更能夠吸引到人們關注的眼球。

    在比賽結束的第二天,體工大隊那邊就來了個電話,表示要定了方海泉了,只要方海泉愿意,隨時可以去體工大隊去報道。而國家隊方面,大概是短時間內還沒有得到消息,否則的話也一定會有動作。

    同時,李戴的聲勢也隨之水漲船高。運動員能否成才,個人的努力和天賦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教練的訓練才是重中之重。所謂玉不琢不成器,再優秀的運動員,也只是一塊璞玉,璞玉最后會變成什么樣子,關鍵還是要看教練如何去“雕琢”。

    一名教練,一輩子能夠培養出一名世界冠軍,就足以成為頂尖的教練。能培養出世界冠軍的教練,訓練和執教的水平,自然是沒得挑剔,而且帶出世界冠軍的經驗,更是彌足珍貴的。這就像是一個參加過真正戰爭,而且還打了大勝仗的將軍,必然要比那些紙上談兵的人強太多。

    所謂千里馬常有,而伯樂卻不常有,反而言之,既然有了伯樂,還愁沒有千里馬么?對于各級的訓練隊來說,優秀的教練比優秀的運動員要更加的重要。

    之前的鉛球友誼賽上,李戴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而這次青運會,李戴又一次的證明了自己,而且取得了比之前更加璀璨的成績。

    方海泉這位省青運會的冠軍都能在第一時間就被體工隊注意到,而作為冠軍的教練,李戴又怎么可能無人問津。所以省體工隊挖人的觸角,也伸了過來。

    體工隊如果想要從青年隊里挖人,青年隊是攔不住的,畢竟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當教練的肯定都希望可以執教更高水平的運動員,那樣才能夠出更好的成績,教練也才會有更好的仕途,獲得更多的成就感。

    ……

    訓練場上走來了兩個人,左邊那個是青年田徑隊主教練盧賓,他身旁則是一名年約五旬的中年人。這人便是省體工隊田徑隊的主教練楚衛東。

    田徑歷來都是一個大項目,而且又是最普及的項目,所以楚衛東在整個省體工隊中也算是實權型的教練,雖然比不上徐忠義,然也所差無幾。

    楚衛東是為了挖人而來。青年隊里出了一個天才運動,楚衛東當然是打算第一時間挖走,青年隊本來就是為體工隊培養人才的地方,楚衛東來帶走方海泉,也是無可厚非的。

    同時楚衛東也想接觸一下李戴,考察一下李戴的能力,這年頭沒有嫌人才少的。只不過相比起運動員來,挖走一個教練則要牽扯到復雜的人事調動問題,不是一兩天就能夠搞定的。

    盧賓教練自然不希望李戴被挖走,畢竟是人才難得,但是他又沒有能力阻止,青年隊除了向體工大隊提供優秀的運動員之外,還會提供優秀的教練,盧賓早已經習慣了,青年隊培養出來的優秀的教練爬向更高的層次。

    “那邊的那個就是李戴了。”盧賓指了指跳遠沙池的方向。

    “哦,果然很年輕啊!”楚衛東微微一笑,接著說道:“年輕好,年輕說明有潛力,就更值得去思培養了。運動員如此,教練也更是如此。年紀大了,定了型,想改都改不了了。”

    盧賓沖著李戴揮了揮手,示意李戴過來。李戴看到后,便一路小跑的來到了盧賓和楚衛東的近前。

    “小李,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省田徑隊的主教練楚衛東。”盧賓開口說。

    “楚教練,你好。”李戴急忙伸出了右手。

    “你好。”楚衛東一臉和善笑容和李戴握手,同時開口夸贊道:“小伙子真是年輕有為啊!”

    楚衛東是為了挖人而來,自然不可能把領導的派頭擺的很足,他要盡可能的表現出和藹可親和平易近人,畢竟沒有人愿意整天面對著一個總是擺著臭臉的領導。

    兩人又交談了幾句,楚衛東隨意的問了一些平時訓練方面的事情,這才進入到正題。

    “小李,我們隊里缺的就是你這樣有能力的年輕人,你愿不愿意到成年隊里來?”楚衛東開口問道。

    李戴看了一眼盧賓,當著現任領導的面,李戴想要說“愿意”,卻有些抹不開面子。

    盧賓到是表現的豁達,他開口說道:“小李,不要有什么負擔,我們青年隊里,優秀教練員上調成年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能夠有更好的前途,我也會替你高興的。要是有一天啊,你能成為國家隊的教練,我倒是可以去吹噓一下,我們漢北青年田徑隊也走出了一位‘國字號’的頂級教練!”

    李戴能夠感覺得到,盧賓并不是在客套,他話語間透出一股真誠。

    “謝謝教練。”李戴顯示對盧賓表示了感謝,隨后才對楚衛東說:“楚教練,能夠去田徑隊,是我的榮幸。”

    “好啊,那我就期待你的加盟了。”楚衛東一臉的滿意,隨后他接著說道:“小李,帶我們去看看那個天才運動員吧,聽說還是大陸集團的太子爺呢!我真是挺好奇的,那么有錢的人家,竟然舍得讓孩子來練跳遠。”

    李戴已然明白過來,楚衛東是來考察方海泉的,說不定過不了多久,方海泉就要離開青年隊了。

    楚衛東在一旁觀看了方海泉的訓練,而且還讓方海泉試跳了幾次,幾次試跳后,楚衛東臉上的笑容更是越來越濃。

    “好苗子,真正的天才!我當了這么多年的教練,都沒有見過這種好苗子!看起來我們漢北田徑隊,要出一個全國冠軍嘍!”楚衛東心中暗自想道。

    也就在此時,楚衛東的手機鈴聲卻響了起來,他接聽后,原本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臉色卻變得非常難看。

    盧賓也注意到了楚衛東表情的變化,他很想問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又擔心這是楚衛東家里的事情,所以猶豫了一下,并沒有開口。

    然而楚衛東在結束了通話后,卻主動將失去告知了盧賓。

    “看起來這個天才,我是帶不走了啊!”楚衛東一臉苦笑的搖著頭。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情?”盧賓開口問道。

    “接到省局通知,國家隊的教練會來清城考察,明天下午就到,這是沖著我們的天才來的啊!”楚衛東顯得既無助,又無奈。

    和省青年隊比起來,楚衛東的漢北省田徑隊當然有著巨大的優勢,但是和國家隊比起來,一個省的田徑隊,無論是在訓練水平還是硬件設施,都不是一個級別的。

    在國家隊和省隊之間做選擇,運動員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選哪個。

    而盧賓則是努力的壓制住心中的狂喜。

    青年隊的運動員直接被國家隊看中,這意味著他盧賓帶隊有方,而這更是在他的政績方面,增減了濃厚的一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