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通天神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成也林陽、敗也林陽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成也林陽、敗也林陽

    雷哈一看頓時樂了,小樣,你居然想跟我比武功?

    不知死活啊,正好,得好好的讓你丟回大臉出口惡氣才是。

    就是楚子江也愣了一下,覺得蕭七月你是不是過于‘猛浪’了。

    不曉得你這七等侍衛還是老子拚了命給你死乞白臉才討來的嗎?

    “倒!”雷哈一聲高叫,探手直接抓住了蕭七月的手往地下猛地一摜。

    心說給摔個狗吃屎就是了,不然,楚大人臉不好看。

    不過,人家貌似紋絲未動。

    雷哈一愣,氣血翻騰,丹田震動,用上了七分力勁。

    不過,蕭七月還是一臉淡定的笑看著他,道,“雷哈,你可是楚大人的貼身護衛,不會就這點力氣吧?怎么保護楚大人?”

    “倒!”雷哈一聽可是抓狂了,一聲咆哮,氣血摧動到了十成,洶涌的內罡從丹田噴出,肌肉塊塊鼓起,往外狠狠一摔。

    叭……嚓……

    一聲脆響,地板震了震,青磚頓時碎了好幾塊。自然是給雷哈一屁股坐碎的。

    “咱們比一下刀劍!”雷哈這臉可是掛不住了,跳將起來,刷的就從腰上抽出了玄鐵馬刀,騰空而起,卷著強大的風噪力劈華山砍將下來。

    一旁的楚子江見雷哈一屁股坐地板上時也是狠愕了一下,過后就默不作聲了。

    蕭七月知道,他有考究自己的意思。

    畢竟,一個弱者是扶不起的。

    楚子江先前為蕭七月爭取侍衛頭銜時就因為蕭七月的功境問題差點給擱置了。

    最后,動用了靠山,從蕭七月破案方面著手才算是勉強通了關的。

    實則,走的是后門。

    雷哈的刀是快,但是,卻是無法快過因果之眼。

    蕭七月用從納蘭若德處偷學來的‘飛花摘月手’之“搬山砸江手”往空檔處一挺,直接一拳頭擊打在了馬刀側面。

    哐當一聲,雷哈之刀直接給打落掉地。

    而蕭七月第二式‘大江后浪推前浪’往前一推,強大的氣血灌于掌上,猶如海濤翻涌往前一推。

    巨浪之力何其之大,此一堆不下千多斤,就是一艘小艇也能推動。

    內罡化為風浪狂擊而去,雷哈直接給推得連連在地下翻了三個滾兒,頭撞在了墻壁之上才停了下來。

    這還是蕭七月手下留情,只用了五分力氣。

    不然,雷哈定必給撞得頭破血流腦袋開花,黃泉路上走一遭。

    “雷哈,現在知道為什么蕭公子會獲得侍衛一職了嗎?”楚子江冷著個臉教訓道。實則,這家伙也是暗暗震驚。

    想不到蕭七月居然深藏不露,連自己都給騙過了。

    一個才十六歲的凝胎境,那一定要把他拉進自己的圈子才是。

    以前的楚子江只是看到蕭七月的破案天賦以及一身膽識才起了惜才之心。

    而且,林陽的大案還希望他能相助,爭取個侍衛頭銜只為了方便辦案子,利用而已。

    現在,態度大為改觀了。

    楚子江的一切心機變化全顯露在了人氣之中,蕭七月自然盡收眼底了。

    而蕭七月先前會突然出掌攻擊雷哈,自然也是露一把后加重在楚子江眼中的份量。

    一個能搞來七等侍衛頭銜的年輕人,料必家勢顯赫了。

    不然,就是江都巡撫于大人想幫忙估計都有難度。

    自然,也不能讓他小看了。

    這一切表現也恰到好處,既沒打了楚子江的臉,也讓他的態度發生了改變。

    “侍衛大人果然厲害,雷哈我服氣了。”雷哈一個抱拳,單膝下跪。

    “呵呵呵,剛才我只是偷襲得手而已。如果實打實的來,我未必贏得了你,雷護衛過謙了。”蕭七月笑著伸雙手扶起了雷哈。

    楚子江的人氣直點頭,自然是給蕭七月處理人際關系的恰如其分而給了一個忠懇的點贊。

    “唉……”楚子江嘆了口氣示意蕭七月坐了下來。

    “還是林陽的案子吧?”蕭七月問道。

    “成也林陽,敗也林陽啊。”楚子江皺緊了眉頭。

    “我明白了。”蕭七月笑道,雷哈自然一頭霧水。

    “你……真明白?”楚子江一愣,盯著蕭七月道,“你我今后就是朋友了,雷哈是自己人,你但說無妨。”

    “楚兄估計是因為林陽的案子而連升三級的,不過,正是因為林陽的案子上頭又逼得緊,此案不破,楚兄頭上烏紗怕是有麻煩。所以,成也林陽,敗也林陽。”蕭七月說道。

    “知我者蕭兄也。”楚子江突然一拍桌子,道,“蕭兄能否相助?”

    “你這潭水估計深不可測,我怕掉進去就浮不上來了。”蕭七月一臉的諱莫如深。

    “厲害!蕭兄,我怎么感覺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楚子江大加贊嘆道。

    “這個其實也沒什么奇怪的,就是因為它。”蕭七月故計重演,把練百合給的‘落寶銅錢’給摸了出來。

    “好像是茅山之物?”楚子江見多識廣。

    “嗯,小時候偶遇一道士,他說我有命數之相,給了一個小本本,我背下來后居然讓道士十分的滿意。”蕭七月信口開河。自然,不能讓楚子江覺察到自己的因果眼了。

    “所以他就送了你這件寶物?”楚子江接話問道。

    “呵呵。”蕭七月笑了笑。

    “那人是不是背口鍋狀兵器?”楚子江問得緊。

    看來,他是從銅錢上的譚真人想到了背鍋道人。

    蕭七月當然想說‘正是’,只不過,萬一楚子江恰好碰到練百合給穿幫了豈不丟臉?

    雖說他撞上練百合的機率幾乎為零,但也得防一防。

    “是他之物,不過,他并沒有送給我。不過,我用此物接合那個小本本倒是可以推演一些命數。雖說不怎么準確,但偶爾也會撞準一回。”蕭七月搖了搖頭。

    “什么人居然能把如此貴重之物送給你?蕭兄還真是好人品啊。”楚子江一臉豁然。實則,極想知道。

    “一個女子。”蕭七月坦然一笑。

    “女子……呵呵呵……一夜春風美嬌娘啊!”楚子江嘴角抽了抽,突然拍掌大笑道,“蕭兄果然好人品,服了,楚某服了。”

    “楚兄對我有知遇之恩,就是龍潭虎穴我也得撞一撞了。”蕭七月話鋒又轉,這神秘玩得差不多了該轉入正題了。

    至于練百合,就讓楚子江磨死十萬個腦細胞好好去猜一回吧?

    “林陽的事有可能涉及到國家機*密,此人心機太深了,居然在青鋒營潛藏了二年之久。

    只不過,真的林陽已死,那假的林陽面容已全毀,實在無法查到他是什么人?

    此案到此處就斷了,對方絕對是個高手,一切布局都安排得天衣無縫。

    除了林陽這個敗筆之外,無一絲線索留下。

    真是令人大傷腦筋,而上頭不管這些,下了死命令,半年之內必要看到結果。

    不然……”楚子江講到這里時一向淡然的臉上也埋下了不少陰霾。

    “其實,楚兄也不必過于擔心什么。”蕭七月搖了搖頭笑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