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孫東福?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孫東福?

    1443

    看著孔業離去,許太平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這五大常任理事看來是真的要把自己架空了啊,從剛才孔業的行為來看,他很可能是五大常任理事來試探自己的,看自己的底線到底在哪里,自己的表現,或許會讓那五大常任理事都放心吧。

    在五大常任理事里,許太平真的當敵人的其實也就只有武當派,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少林,崆峒等宗派,也只能選擇站在許太平的對面,許太平不怪他們,畢竟,哪個宗派都希望自己的宗派會更好。

    不過,許太平不怪他們,不意味著許太平就真的愿意當一個傀儡,許太平已經開始布局,或許用不了多久,他與五大常任理事之間的戰斗,就會打響。

    許太平從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剛才在跟孔業說話的時候手機震動了一下,應該是有消息發進來。

    許太平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周諾發來的消息,消息里有一張照片,照片上有幾個人正對著鏡頭擺poss,而在照片的左下角的位置,有一個人正站在一棵樹下,叼著一根煙。

    那個人的臉因為并沒有被對焦的關系所以稍微有點虛,五官并不像照片正中央那幾個人清晰,但是還是可以看的清楚樣子。

    看到這人的樣子,許太平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照片上是一個很普通的年輕人,二十多歲三十歲的樣子,身高不高,一米七左右,身上穿著二十多年前流行的衣物,頭發有些蓬松。

    許太平覺得自己應該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但是卻不知道為什么,覺得這個人很眼熟,而且似乎自己最近才見到過跟這人長得有點像的人。

    “怎么會覺得眼熟呢?”許太平眉頭緊皺,一直盯著那個人看,看了大概得有五六分鐘,許太平的眉頭忽然一抖,他知道為什么照片上的這個男人看著眼熟了。

    這個男人,跟自己前幾天送徐美娜回去的時候,在那個阿福修車店里看到的福叔,竟然長得有幾分相似!

    那福叔是個中年人,而這個男人是年輕人,彼此并不是完全像,但是五官的那種神韻,卻非常接近,而這個年輕人是孫東福,自己前幾天見到的那個男人叫福叔,該不會??

    “不會這么巧吧?”許太平不敢置信的將照片再一次拿到面前確認了一下,發現這個男人越看越像那個福叔,而且兩個人的名字里,都有一個福字!

    許太平趕緊拿起手機,給夏瑾萱打去了電話。

    “你有徐美娜的電話么?”許太平問道。

    “有啊,怎么了?”夏瑾萱問道。

    “把她電話給我一下。”許太平說道。

    “你該不會因為徐美娜和李俊義在一起了,就要橫刀奪愛吧?”夏瑾萱好奇的問道。

    “我是那種人么?我有事找她!”許太平說道。

    “好吧,我把徐美娜的電話發你!”夏瑾萱說道。

    沒多久,許太平就收到了夏瑾萱發來的徐美娜的電話。

    許太平直接撥通了徐美娜的電話,不過,在電話還沒響的時候,許太平果斷的把電話給掛斷了。

    他這個電話打過去,該說什么?難道直接問徐美娜那個福叔是不是孫東福?

    先不說徐美娜是否知道那個福叔的過去,就算知道了,那徐美娜就一定會告訴自己么?

    如果孫東福真的是福叔,那為什么他沒死?段秀梅不是說,她已經殺了孫東福么?如果孫東福真的是福叔,這么多年,他為什么要隱姓埋名?

    許太平有太多的疑惑,這些疑惑,讓許太平又突然間懷疑起了自己猜測的東西。

    福叔如果真的是被段春梅害死的孫東福,那他怎么可能跑來江源市,然后還開起了一個修車店?

    這說不通啊,正常人,被人謀害沒死,那肯定第一選擇就是報警啊!

    許太平猶豫了許久之后,還是給徐美娜打去了電話。

    電話響了一會兒后,徐美娜就接了起來。

    “我是許太平。”許太平說道。

    “哦,怎么了?”徐美娜問道。

    “你不是約我周天去你那么?我明天剛好有空。”許太平說道。

    “你不是不來么?怎么突然改變主意了?”徐美娜問道。

    “老實跟你說吧,我跟李俊義他們一家人都不怎么對付,你現在是他女朋友,那我就要多跟你走近一點好惡心他。”許太平說道。

    “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徐美娜說道。

    “哦?!”許太平愣了一下,他沒想到自己隨便扯的一個理由,竟然能夠引起徐美娜的共鳴。

    “我不喜歡李俊義,更不想當他的女朋友,但是我必須遵守約定,直到我下次戰勝他,所以,我也想惡心他。”徐美娜說道。

    “哈哈哈哈,咱們的想法不謀而合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明天早上八點,準時去阿福修車店找你!”許太平說道。

    “嗯!”徐美娜說著,掛斷了電話,一如既往的冷酷。

    許太平心滿意足的把手機放了下來,福叔是不是孫東福,明天他親自去看看,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許太平就開車來到了阿福修車店的門口。

    阿福修車店竟然還沒開門,這倒是有些出乎許太平的意料之外。

    許太平看了一下手表,發現自己比約定的時間早了五分鐘。

    等了五分鐘,八點整,店鋪的卷簾門嘩啦一下升了上來。

    福叔一瘸一拐的端著個臉盆,從修車店里走了出來,然后將臉盆的水潑到了地上。

    “福叔!”許太平笑著打了個招呼。

    “哦,是你啊。”福叔看了許太平一眼,隨后說道,“你是來找美娜的吧?”

    “是啊!”許太平笑著走到了福叔的身邊,說道,“福叔你起的挺早的啊。”

    “還好吧,每天八點準時要開店。美娜在洗漱,你等她一下吧。”福叔說著,往旁邊走去,開始整理起旁邊桌子上的工具。

    許太平看徐美娜還沒出現,隨意的溜達到了福叔的身邊,然后說道,“福叔你這店開了多少年了?我看招牌好像有一段年景了!”

    “快二十年了。”福叔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螺絲刀扳手一根根的小心翼翼的擺好。

    “這么久了么?”許太平詫異的說道,“聽福叔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二十年前就來江源市了?”

    “是啊!”福叔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孤家寡人一個,年輕的時候到處走江湖,后來來到了江源市,覺得這里不錯,偏巧遇到了我的師父,然后就跟他學修車,學會了,就自己開了家店。”

    “福叔,你怎么不找一個老婆?看你這店的生意好像也不錯啊,應該不至于找不到老婆吧?”許太平好奇的問道。

    “女人,麻煩。”福叔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這樣挺好的,等老了之后,找個徒弟當兒子,把店過給他,讓他給我養老,這樣也挺好,哈哈!”

    “話是這么說,不過終究還是不如親生的好啊,對了,福叔,美娜是你家親戚么?”許太平問道。

    “不是。”福叔搖了搖頭,說道,“美娜他爸以前是跑運輸的,我們認識,也算是好朋友了,一直保持著聯系,后來美娜他爸說美娜要來江源市讀大學,又不喜歡跟人住宿舍,所以就讓她來我店里住,順便周六日的時候幫我打打下手,美娜的手藝還是很不錯的,雖然不是專門修車的,但是一些東西也算門兒清!”

    “原來如此!”許太平點了點頭,不著痕跡的多看了福叔幾眼,越看,他越覺得福叔像那個孫東福。

    就在這時,徐美娜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今天徐美娜穿著很簡單的工字背心配著一條短褲,頭上戴著一頂帽子,一大部分的頭發都藏在了帽子里,帽子面的位置露出了一條小馬尾,看起來還是挺可愛的。

    “一會兒我的車會到,你幫我看一下。”徐美娜對許太平說道。

    “買的什么車?”許太平問道。

    “雅馬哈z5500。”徐美娜說道。

    “哦?那款車,很一般啊。”許太平說道。

    “我要是像你那么有錢,我也會挑著貴的買。”徐美娜說道。

    “小伙子,你很有錢啊?”福叔問道。

    “還好,一般般。”許太平笑著搖了搖頭。

    “都是有錢人,我覺得這個小伙子,可比你那男朋友強多了,你那男朋友,開著個蘭博基尼,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有錢似的。”福叔搖頭道。

    “人家男朋友是真的有錢!”許太平笑著說道,“他男朋友,你知道是誰的外甥不?”

    “你話很多也?”徐美娜皺眉說道。

    “誰?”福叔好奇的問道。

    “是李寶路,華夏首富李寶路的外甥,厲害吧?”許太平笑道。

    “李寶路?”福叔臉上的肌肉微微顫抖了一下,眼里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情緒,隨后卻很快的就被他給壓了下來。

    “福叔知道李寶路么?”許太平看到了福叔的微小變化,趁熱打鐵的問道。

    “我知道是知道,但是沒用啊,那種人物,我知道他,他不知道我,哈哈,美娜啊,就算人家是什么李寶路的外甥,你找男朋友也要看清楚,我跟你爸爸關系好,也算是你的長輩,這一點我可得勸你一下!”福叔說道。

    “知道了,福叔,去買面吧,你不是說中午要吃面么?”徐美娜問道。

    “是是是,那我先走了,你們好好看店!”福叔點了點頭,隨后轉身走出了店鋪。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