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二一章 冤頭債主(周一滿五百加更)

二一章 冤頭債主(周一滿五百加更)

    這樣的人放出去,對于絕大部分的生靈來說,根本就是個神經病。但是這樣的神經病,如果配上超人的才華,和詭異的神能,那肯定就是諸天之災,溫去病著實納悶,那個人的異常精神狀態,難道就是從此刻開始?

    溫去病斜眼看小白,“……所以冥皇撈你過來,就是為了對付他?”

    小白微笑道:“這只是可能性之一,也不能排除是因為我長得帥,辦事能力杰出,冥皇才特別禮聘我過來做事啊!”

    “……那除非是上任冥皇瞎了眼!牛頭馬面之前就說過,你在冥府這些年,根本屁事不干,整天都在睡覺和喝酒,無論有什么活都是你喊別人干的。”

    “哇,話可不能這么說,我連一半魂魄都分割出去,鎮壓餓鬼了,有大功于冥府,后頭的待遇就當是酬庸,我平常事情少干一點,也是合情合理的。”

    “放你的屁!這和道德綁架有什么不同?你根本就是冥府的冗員,薪水小偷!”

    溫去病罵罵咧咧,最后嘆道:“冥皇真認為這樣做有用?”

    至此,溫去病大致可以理解,為何小白會被冥皇找來冥府,破格任用,一路當到鬼王,更對冥府一應事務涉入如此之深,一切都只因為,他與那個人之間的特殊關系。

    雖然說,兩人之間的關系,換做是正常的對象,根本不能作數,但放在那個人身上來看,已經是少有的親密關系,要不然大概就只能把霸皇重生回來守門了……

    而從實際狀況來看,小白也堪稱是那個人的受害者。時間估計是某次那個人硬闖冥府之后,冥皇終于動了真怒,不想再讓那個人為所欲為,想要找個堵門的法子。

    普通的法子肯定不行,那個人可不是這么好對付的,光是看酆都鬼君的下場,就足以讓諸天那些善于算計、設局的智者心生警惕,而硬的手段不行,軟的也不行,那個人又什么都不在乎,心無罣礙,想要弄個能阻住他腳步的東西,著實為難。

    最后,也不知道冥皇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把那個人,可考的,最早有關系的小白拉過來守門,祂是冥皇,死靈之主,要撈個已經亡故的死靈回來,簡直不要太容易,不過,或許還是付出了某些代價,甚至受到某些限制,因為小白曾說過自身有缺,好像忘了很多東西,并非完整。

    而就自己來看,這也根本是個爛招。

    別說這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很詭異,說是兄弟,同母異父已經疏遠了一層,其中一方更還只是穿越附體,并非本人,這樣要說能算兄弟,真是四海之內皆兄弟了,哪能有什么兄弟情?雖然兩個人后來打過交道,沒有兄弟情,也該有些惺惺相惜,但是一方是穿越,難說不是在逢場作戲,過后就忘……

    既然關系不靠譜,要指望那個人重來冥府時,會因為尊重這份兄弟情亦或者戰友情而留手,甚至退走,根本就是一廂情愿,沒有得指望。

    恐怕,冥皇也是根本無計可施,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這才出此下策,而且更扯的是,沒有守門將之前,那個人常常來冥府搗亂,偏偏當冥皇帶來了小白,那個人就再也沒來了,這不知道該算是天意弄人?還是冥皇妙計安天下,放對了吉祥物,所有邪祟都避而遠之,不敢靠近,那個怎么看怎么不靠譜的主意,居然獲得了成功,保住冥府萬古安寧……

    “……其實,我一直挺遺憾的,本來啊,我也希望守在這里,能有機會見見那個人,問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我們分開之后,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子?”

    小白聳聳肩,“但沒辦法,從此之后就沒再能碰到過他了,我在冥府這么多年,什么妖魔鬼怪,仙佛變態都遇到過,就唯獨他一個,竟是再也沒來露過面……我相信,他不會是為了躲我,也應該根本不知道我在這,但……天曉得,有些事情就是這么無奈。”

    孤孤單單的一個魂魄,突然從永眠中醒來,對生前的一切記憶模糊不清,所珍愛的人與物一早就已經消亡,而隨著時間流逝,大多甚至都不復記憶,就這么停留在冥府,做著無休止的等待,這當中的寂寞、苦悶,溫去病想想都感到同情,這簡直就是一名囚徒。

    雖然這名囚徒,在監獄中一路練上了萬古,見識并親身練到曾經做夢都想不到的武道巔峰,但是,它應該依舊不快樂。雖然它的天賦,比之霸皇這種笑傲諸天的絕世天驕也毫不遜色,它的前路,比一應大人物都要寬,但它本就不是一個執著武道,執著長生的人,它只是為了一些夢幻般事情,而執著努力的人,曾經的夢既然實現了,也就沒什么好掛念的了……

    冥府中的亡魂,受刑圓滿,就可以投胎轉世,但小白卻不能,它必須一直呆在冥府,等著那個根本不會再來的人,永不釋放……或許,就是這種心情,讓它和冥皇有了共鳴,明明自己的束縛源自對方,卻還相互之間交情不錯吧?

    而且,從結果看來,這個策略也未必有那么荒唐,前任冥皇或許就是看出了某些奧妙,一些……其他永恒者都未能掌握的東西。

    溫去病困惑道:“奇點是天道所設,一應反饋都根源于因果,照實例來看,根本是天地鬼見愁,沾到誰誰就倒楣……龍皇這么干,鬼君的棺材蓋快壓不住了吧?”

    同樣都是圖謀對付那個人,鬼君的安排何等周密,迂回進行,瞞天過海,卻斷不了因果聯系,結果就是立遭鎮壓,消失萬古,為何前任冥皇也是要對付,就能安好無事?這之間的標準究竟在哪里?鬼君如果能說話,肯定又要跳出來,大喊一聲天道不公!

    當然,奇點的一個要命之處,就在于不可測,從來沒有什么規則可言,一下這樣可以,一下這樣又不行,這才無比棘手,根本沒法對付。

    原本自己也是這么想的,但沒想到,小白今日竟然會冒險吞噬奇點烙印,還居然一舉成功,盜用奇點威能,逆轉乾坤,將本來不死不滅,哪怕冥皇也只能鎮壓的餓鬼,徹底誅滅,震懾各方永恒者,這件事所代表的意義……或許,奇點并非是那么不可測,確實有某些手段,能夠對付奇點的。

    “……這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就單純是有了這個想法,走投無路之下,行險一試,成功了是撿到,失敗了……也無所謂的,反正不成功,那些大人物也不會給我路走。即使沒有理想的結果,說不定受到鎮壓之前,還能跟他見上一次,也算了卻一個心愿。”

    小白聳肩道:“目前看來,就是我運氣不錯,成功過關了,或許這背后有什么學理、道理,可以從中窺見奇點的虛實,但反正我不知道,溫兄你有空,可以慢慢研究。”

    溫去病面色不善,“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不愿意說?”

    ……這個男人,與霸皇不同,雖然對自己抱有善意是真,但相比之下,霸皇是高傲到根本不屑撒謊,小白卻是個性多變,毫無下限,半點沒有上位者的自覺,隨口一句都可能是謊言說著玩,誠信不能指望,別的問題上讓他打個馬虎糊弄過去也沒什么,但事關那個人,自己絕對不可能退讓半步。

    小白哂道:“你這語氣,難道是質疑我在刻意袒護那個人?這可不好,我是站你這邊的啊。”

    “……你別告訴我,你做了這么多事……”溫去病強忍怒火,幾乎是咬著牙道:“就是想要替他贖罪!讓我們原諒他!我告訴你,這件事永遠不可能,你根本不知道,他對我們做了什么事,他……”

    “靠!我需要知道這些嗎?我壓根不在乎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在我眼里,你們那點狗屁玩意全都不叫事,是男人就給我挺起胸來,少在那里裝怨婦!帶種的,直接去他面前,揪著他的衣領吼,不要在我面前噴口水!你找不到他在我這抱怨,是覺得我比他好對付嗎?老子現在是冥皇耶,我是來管理你們這些垃圾,不是來普渡眾生的,你他母親的連冥皇也敢嘴?想下十八層地獄嗎!”

    沒等溫去病把話說完,對面的嘴炮就已經狂噴而出,更激發屬于永恒者的無上威煞,神威震懾,神怒無雙,沖擊四面八方,剎時間,整個冥府之內,煉獄震動,乾坤抖蕩,若非內中無有半個鬼靈,光是這樣就要掛掉一片。

    首當其沖的溫去病,承受的威懾沖擊更大,得要死死咬牙撐著,這才沒有當場暈過去,不過,開頭數秒過后,他發現這威壓并沒有預期中的那么難撐,自己如今不光力量站在六重天頂,似乎神魂也異常凝煉,得到了地藏的饋贈,得以分享少許祂最后的大圓滿狀態,從中得到的好處,使得自家神魂遠超同儕,甚至處于一種不少萬古難及的異常狀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