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二十八章 天道昭彰?

二十八章 天道昭彰?

    “……其實,善惡到頭終有報,天道昭彰,不曾饒過誰……”

    溫去病強行開了口,說著平時自己不喜歡的大道理。如果世間一切真的都善惡有報,天理昭昭,那自己當初白天血戰妖魔,晚上吃辣椒加班,豈不是吃飽了撐著?只要靜靜躺著等待,老天自然會降下報應,懲罰妖魔,人族根本就不用反抗,不就正是因為天理不彰,善惡無報,所以自己才要奮斗的嗎?

    然而,現在自己卻只能用這個老掉牙的論調,來試圖讓龍承運好過那么一點……

    “據我所知,他從侯府離開之后,下場也很慘淡,很快就在亡命逃亡過程中身染惡疾,貧病交迫,最后詛咒天地,痛苦地死去……這些是他應該承受的結果。”

    “……這樣啊……”

    龍承運聞言沉吟數秒,轉頭又望向白石圓墳,“她若泉下有知,肯定會很傷心的……”

    ……干她母親的臭婊,這都什么時候了,你竟然還管她的感受啊?溫去病腹謗不休,無法理解便宜岳父的想法,表面上仍只能尷尬陪笑,一語不發。

    龍承運跟著嘆道:“她在那之后,心喪欲死,又擺脫不了毒癮,自此一病不起,待她死后,我本想去尋你父親,報仇雪恨,一掃前恥,但……想到如果連他也死了,她豁出性命去保護的,就真的只是一場空了……最終我也沒有能邁出這一步去。”

    溫去病聽完卻聳聳肩,“這事就是侯爺你的不對了,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這種事情也是你該忍的嗎?就算夫人生前你狠不下心,死后你就應該立刻追過去,斬他個十八段,還管他什么死人遺愿,你自己內心痛快才是真的!”

    龍承運不禁一震,錯愕地轉頭望向溫去病,訝道:“你在胡說什么?那可是你的親生父……”

    “就是當著我親爹的面,我也一樣這么說!”溫去病抬頭挺胸,“之前失憶的時候不說了,剛剛想起來這些,我那時候就很想扁他了,如果他如今還活著,敢到我面前來,我直接就給他一拳!”

    “……你倒是想得很開。”龍承運終于笑了一下,搖頭道:“你能成長到現在這個高度,百族大戰時為人族驅逐妖魔,總算不枉當日的逐你出府……只是可惜了仙兒。”

    “呃,她又怎么了嗎?”

    溫去病聞言卻是心頭七上八下,單就目前自己所知道的這些,龍仙兒當初入宮之事跟自己想的完全不同。其實是因為自己父子的事,被龍家立刻送進宮里,說是為了遮丑,但以那種送進宮去后,就不聞不問,希望她自行消失的做法,根本就是藉機殺人滅口了。

    關于龍仙兒被龍氏送入宮后的種種遭遇,自己也只是依稀知道一些,不是太清楚具體,其中還有些真真假假參雜在一起,至于當初那個人是怎么在宮里收下她,怎么授業*,讓她成為碎星者的掘墓人,后頭的神妃,這些就更無從得知,難道……她雖然沒告訴別人,卻和她父親提過?

    ……照理說,這種事的可能性應該很低才對,龍仙兒的個性,就不是一個會到處碎嘴八卦的女人,特別是關于她自己過往經歷的種種痛苦,更肯定會深埋心里,不會讓任何人看見她的軟弱。

    “……仙兒她娘……當初以死相逼,說什么愛情、幸福的時候,那孩子就在旁邊,聽著她母親的說話……”

    龍承運嘆息道:“這些話,是不該給她聽見的,這些事情不是她一個孩子應該承受的,但當時的情況很亂,她最初是哭著沖上來抱住我,要我別傷害她母親,但……聽完她娘說的那些話以后,她的眼神整個變了……在那之后,我就再沒看到她哭過……在之后,她就被龍家作主送入宮中,之后這些年我也甚少見到她了……唉,我真是個失責的父親,你覺得……呃!你怎么了?”

    話說半截,錯愕看向一旁,龍承運一時驚疑不定,天階者的威能,自己也算見過不少,但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某個天階者能將嘴巴張得這么大的……

    溫去病卻已經顧不得旁人的目光了,大驚失色,張口結舌,耳中更嗡嗡作響,回蕩的全是: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之聲。

    只要略為想像一下,依稀就能想到當日的混賬情境,幼小的女兒,挺身出來想要保護母親,求著盛怒的父親不要傷害,這是何等勇敢的行為?而站出來這么作的她,對母親又是怎樣的心情?

    然后,她聽見母親的那串混賬話……對那個一心戀著母親,拚命想要護住她、護住這個家的孩子,又會是什么感受?

    溫去病可以想像情景,但對景中人的感受卻無可想像,但總覺得,那應該是心中一個敬仰形象,被徹底打破,碎裂得不成樣子。

    難怪……后來龍仙兒會與自己告白,說大家的認識根本只是一場錯誤,說什么今生不再見……當時自己只覺得傷心欲絕,又急又怒,覺得被人看不起,但后來隨著年紀增長,就越想越覺得其中很是古怪……

    ……當時那丫頭才幾歲?普通青梅竹馬的小情侶,分開時不是應該哭哭啼啼,說些幼稚的情話?她怎么會有辦法說得那么……成人范?那些話該是個九歲丫頭該說的對白嗎?

    現在,一切都明白了,在她來與自己告別之前,恐怕……就因為一連串家變,被迫成長了。

    在父親的怒吼聲中,明白母親這些時日的作為究竟是些什么,明白自己歡喜得不得了的訂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個才九歲的孩子,全然沒有準備地直面了成人世界的丑惡與欲望,屬于她的單純而美好的世界,一夕崩潰碎滅……

    為了保護父親,為了保護兩個妹妹,她挺身出來,面對龍家的憤怒,作為這場大丑聞的終結點,被送入宮去。

    “我不是一個好父親,在應該要庇護她們的時候,沒有盡到責任,結果反而讓她保護了這個家……”

    龍承運面容因痛苦而扭曲,“我和她說了要入宮的安排,她沒哭沒鬧,就只是問我,是不是只要她去了,這個家就可以沒事?是不是…你就可以沒事?讓你有條生路離開……你能想象嗎?她……只是個孩子……”

    ……真心想象不能!

    溫去病根本無法想像,在自己狼狽被轟出龍家,滿腹憤恨,指天恨地,叫罵不休時,坐上花轎,被送入宮里的龍仙兒,又會是怎樣的心情?而當她在宮里,過著暗無天日的悲慘生活時,又該是怎樣的想法?

    ……她會想念家人嗎?害怕過嗎?明明有家可回,卻回不得,她恨過自己失職的母親?恨過那些……把她害成這樣的兇手嗎?

    ……在整件事情里面,她才是最無辜的一個,所有的錯,沒有一個是她作的,但犯錯的那些人,卻跑的跑,逃避的逃避,沒有一個人留下來承擔后果,到最后,她卻成了替所有人扛罪的活祭品!

    ……這些年來,她就這么硬挺了過來,獨自承受,沒叫過一聲委屈,沒向任何人抱怨過,只是默默的把這些埋下心里,甚至放下了仇怨,把全身心都投入到拯救人族,對抗妖魔的行動上……

    驀地,溫去病想起了一個重點,自己再會龍仙兒以來,她從沒有對當年的事重提過一句,自己一直誤以為她當初會被送入宮的理由,是因為訂親雙方的身份差距、家族歧視,她也將錯就錯,從不否認,以致自己一直誤解到現在。

    ……這些事情,她為何不說?

    ……她是有資格向自己控訴的,因為自己兩父子的愚行,才會把她害得那么凄慘,但她卻什么都不說,把一切都給隱瞞下來。

    早在當年,她被逼入宮和自己分開前,她其實就可以沖上來,又嘶又咬,罵自己父子無恥,害得她好慘好慘……但她沒有。

    面對著八歲的自己,面對唯一可以發泄怨恨的自己,她最終選擇了什么都不說,只是淡淡而決絕地告別,獨自保守這個秘密十多年,即使后頭重遇,即使雙方為敵,大打出手,即使她看不慣當初碎星團的很多行為,她也從沒拿這件事出來說過。

    ……她不說,會是因為面子上掛不去,不愿傾吐嗎?

    顯然不是的……

    她……其實一直都心很軟,不想看人受傷害,不想去傷害任何人,雖然作為那個人選中的人,負責清洗了碎星者,但她其實依舊希望能盡量減少不必要的傷害,所以把這件事當成隱密,依舊用她的一貫風格,默默地獨自承受,從沒在自己面前提起過,作著她……善意的隱瞞……

    只要看看眼前的龍承運,就可以理解她為什么會堅持這樣做,龍家父女兩代……其實都是好人啊!雖然不是完人,有些迂腐的鄉愿,無關正義與公平,但……確實都是好人,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在努力維持這個世界的良善與美好。

    不過,這些事情真的只有他們兩人知道嗎?龍家之內,撇除當時年紀太小的龍靈兒不談,云兒她會否也曉得這些混賬事的嗎?相逢以來,她從沒在自己面前提過一句,只是靜靜地、包容地,好像事實就是自己以為的那樣,不忍揭破……

    無地自容,就是此刻溫去病內心唯一的感覺,對著這樣的龍氏父女一家,他簡直想找出自己父親的尸骨來,然后和自己一起埋到地心去,好躲開這些過往的糟糕……

    以前從沒這樣覺得過,自己兩父子的存在本身,就是對這個世界的危害,好像就算什么事都不做,光只是站在那里呼吸,就會不斷汙染著這個世界……

    “……別想太多。”

    一只手拍在溫去病肩膀上,讓他瞬間回過神來,只看見龍承運正靠近過來,站在跟前,表情平和,像是一個面對晚輩的平凡長者,“你做得已經很好了,你父親做的那些事,與你無關,上一代的事情,不能干擾到下一代的人生……你這些年來為國為民,干出了好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救過我們家也不只一次,說起來……是我們家負欠你才對。”

    溫去病只能苦笑,普天下人中,唯獨這一家人的道謝,自己沒有臉去受,雖然說自己的確當時年紀小,父親作下的孽,自己沒有責任,但這話世上人人可以說,就是自己沒資格講。

    這份情,欠得實在太大了,如果不償還,自己還如何有面目立于天地之間?但想要還,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著手,云兒至今下落不明,自己可以全力去尋找,卻不敢說一定能把人好好的帶回來,至于龍仙兒……她與自己之間的恩怨,到如今已經徹底攪成了一團亂麻,剪不斷,也不知如何開解,委實……

    躊躇徬徨,溫去病終于搖了搖頭,把一切雜念強行斬斷,陡然向龍承運一揖到地,“侯爺,溫某負欠你家許多,今生必定償還,這是我給你龍家的承諾。”

    “何須如此?當初那些事情其實并不干你的事。”龍承運卻搖手道:“那時你尚幼小,父親作的惡,若要要算在兒子頭上,豈非陷我于不義?此事再也休提,你若真有心,只要往后多為……”

    話還沒說完,龍承運陡然見到一幕奇景,先是一道琉璃色的七彩火焰,迅速從溫去病體內竄出,不斷擴張,焚燒身體,跟著,他立足之處的世界,空間扭曲,開始層層垮塌。

    …這又是…什么狀況?

    龍承運還沒能弄清楚情形,驟然就生出一股極大的危機感,好像有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將要發生,就看見溫去病手一揚,龍承運只覺得一下天旋地轉,當四面景物重光,卻已經脫離了溫去病的法界,正被仆傭、護衛簇擁著關心,已經回到正常世界了。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