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十二章 一個承諾

十二章 一個承諾

    溫去病卻一時無言,天斗劍閣本部可不是那么好闖的,哪怕如今沒有燕無雙,也定然有其他的底蘊防護,那個人暗中不知給了那邊多少好處,斷然不可能全都傻傻的鎖在寶庫中不用,若不到最后關頭,自己絕不想做出強攻劍閣的傻事。特別是和龍仙兒一起強攻,說不得她就把自己賣給劍閣和死曜,省去后日麻煩。

    至此,雙方再次短暫無言,又陷入了談判僵局,溫去病正想著如何尋找突破口,卻聽龍仙兒幽幽一嘆,嘆息聲中,有著一種很深的疲憊與無奈。

    ……這是什么反應?是真的?還是又在作戲?

    溫去病疑惑心起,想從龍仙兒的表情中確認一些東西,卻聽她道:“我需要一個承諾!”

    “……什么樣的承諾?”

    “待尚蓋勇的事完結,你要為我做一件事。”龍仙兒果斷道:“此事不涉我與碎星團的帳,不會傷害你的兄弟,不會傷害你本身,不會傷害你關心在意的人,只要不違此四者,你不管上天下地,刀山火海,都要做到!”

    溫去病一時沉吟,思索著這些條件。不能不說,龍仙兒突然提出的這個承諾相當公道,完全命中了自己的軟肋,條件都是自己所能接受的,似乎是當前最妥善的解決辦法,就算自己來想,也想不出比這更好的方法,甚至算起來,還是龍仙兒要虧一些。

    不過,既然是談判條件,就有磋商余地……

    “這種承諾,不是都應該再加上一條不違天地良心?”溫去病聳肩道:“或是不違俠義道之類的?”

    “……真是有趣,碎星團做事,原來都是講天地良心的?”

    龍仙兒卻直接冷笑道:“這些年尚蓋勇作為鬼尊,領著極樂堂報復破壞的那段時間,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多少人因此流離失所?這些血債又怎么算?你別說他殺的傷的都是仇人,半個無辜的都沒有啊。

    而什么樣的治療手段都有失敗的可能,你們為了幫他,強推他成為人道之主,想要壓下鬼氣,要是最后拔除鬼氣失敗,他重新化身厲鬼,鬼族就白白得到人族的最后力量,你們這是拿人族的命運去賭,這叫不違俠義道?”

    聲聲句句,猶如打在溫去病的臉上,竟是難以回答。

    為了治療尚蓋勇,讓他重新由鬼變人,碎星團不只是簡單的傾力而為,根本就是賭上了一切,早就到了無視任何風險的地步。

    人道之主,負擔眾生愿力,是人族的希望所在,并不是可以隨便動用的力量,自己和阿筆為了要治療兄弟,把半人半鬼,甚至本來鬼多于人的老尚推上這個位置,藉此壓制他體內的鬼氣,試圖創造奇跡。

    這說得好聽是奇思妙想,另辟蹊徑,但本質上根本就是在拿始界人族的命運下注,若贏了自然很好,要是輸了……不但白送一個強有力的武器給鬼族,更可能造成愿力反噬,禍延全體人族,造成重大的災害。

    此事,自己和阿筆是心里有數的,但決心要干的事,就不講代價,而武蒼霓也好,金剛寺也罷,對此事可能的后果雖然不全知,卻也大致心里有數,只是因為碎星團過于強勢主導,擺明不接受任何勸告的架勢,就沒有開口。

    其實,早該有這么個人跳出來質疑自己等人的行事了,只是想不到,這個站在道德制高點,替全體人族做出質疑的,不是別人,居然是龍仙兒!

    “……我們做事不講天地良心,這就是妳的心里話?”溫去病冷笑道:“妳當初設局要屠滅我們的時候,腦里就是這種想法?”

    溫去病一早就察覺,這次遇上龍仙兒,她的言行和以往有別,雖然開頭依舊瘋癲演戲,但正經談話的時候,那種嘻笑怒罵、故意做作的言語少了,既沒有什么表演的動作,也沒再一口一個“夫君”、“妾身”的,像是神經病人忽然正常了。

    這種難得的嚴正神態,是自己和她近幾次接觸中難得看到的,先前就算有,也沒維持這么長時間,溫去病不得不懷疑,會否因為什么特殊的理由,讓龍仙兒沒再偽裝遮掩內心,而是說出了真心話。

    而聽到她對碎星團行動的一系列質疑,溫去病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挑動了最敏感的那根神經。

    “在妳眼里,我們一直就是一群害蟲,在新帝國成立前,把我們一舉清除掉,不過就是除蟲!”

    溫去病平穩的聲音里,有一股抑制不住的能量,冰冷的眼神中更蘊含火焰,像是要把眼前的女人焚身燒凈。

    龍仙兒感受到了這股威脅,正常時候,理智的作法,就是選擇暫時退讓,不再碰觸這點,否則這次談判非但直接談崩,還可能直接翻臉動手,這對自己這邊來說也是最壞的結局。

    但看這家伙一副自以為什么都是對的表情,龍仙兒心頭除了原本的疲憊,更有一股怒意油然生起,忍不住脫口而出。

    “難道我說的有什么不對嗎?你們這伙人,當初打的都是些什么主意?凱旋還朝,領受封賞,就此榮華富貴,然后呢?解甲歸田,四處漫游,山野滄海寄余生……我知道這是你的想法,這并沒有問題,可其他人呢?”

    龍仙兒冷冷道:“為官一方,魚肉鄉里,作威作福,這就是你們碎星團絕大部分人會做的事!別說他們沒這個意思,封神之戰后,你的第一大隊尚有幸存人數八百二十六名,當中曾經開口有過這種危險言論的,共有七百四十八人!而僅回歸帝都的路上,這些言論就共有三千五百六十七筆,我不但筆筆有記錄,甚至現在都可以背出來,你該不會說……他們都只是隨口說笑吧。”

    碎星團絕大多數的成員,都是草莽出身,甚至絕大部分原來就是罪犯,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很高的道德感,或是很正的三觀。

    更何況,長期經歷戰爭,特別是和妖魔的不正常的戰爭,于無數次生死關頭幸存下來,眼中所見、耳中所聞,都是最極端的不正常世界,哪怕原本是個正常人,都十有八九會被折磨出一堆心理問題來,碎星者們到了最后,基本都是這種狀態,絕大部分人三觀都嚴重扭曲,溫去病不敢否認這點。

    至于什么危險言論的,大家在戰爭中生活苦悶,想像努力驅逐妖魔后的富貴日子,談談說說,講的當然不會是什么造福百姓、光我人族之類的好話,而是怎么收賄、索賄,如何身家富貴,如何到處上女人之類的“享受”。

    類似的言論,別說是溫去病自己,就連武蒼霓這種大家開始還會避著她說的,也都聽得耳朵快長繭了,實在不能算是什么稀奇事,而在血戰過后的氛圍里,哪怕是眾人中最有理想的司馬樵峰,也不會在這種時候出來打斷,大煞風景,就當笑話聽聽算了,最多想著后頭靠自己的努力再扭轉同伴的觀念。

    如果要講究這些事,根本不用等妖魔殺來,碎星團自己就要殺翻天,怕是大半人都要直接被清洗掉,后頭根本無人可用,說到底,碎星團是支有戰力、有欲望的軍隊,卻從不是一個傳統的有理想的部隊,若問起大家為何而戰,答案肯定是“保家衛國,升官發財”,絕對不會是“世界太平,百姓康樂”。

    在那個情境下,大家說的這些話,自己確實都是當成笑話在聽的,也相信他們自己當時也沒太正經在說,但如果認真追究,當有一天他們真的封侯拜將,手握重權,統轄一方后,會否將這些過往的戲言付諸實現,從玩笑話變成真心話,這一點……溫去病心下其實一直是悲觀的。

    ……早已經因為戰爭而瘋狂的人們,沒幾個能回歸正常世界的。

    自己曾打算,在戰爭結束后,不接受任何富貴,遠離朝綱,甚至遠離帝國,到處旅游,看看遠方的風景,簡單的當一名放浪于天地間的無名旅人,除了因為身心太過疲憊,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害怕最后看見他們的結局。

    也許,事情并不會演變至那么惡劣,隨著新帝國的成立,用法、禮來約束,能夠把大戰中失控的人心重收拾起來,享受了富貴的弟兄們,如果能夠惜福、知足,安分守法,未嘗不能當一個逍遙王侯,至不濟也能當個富家翁,好好度過余生,不辜負他們在戰爭中付出的努力和犧牲。

    但人性的丑惡、無窮的貪欲,自己也實在看得太多,已全不抱指望,很怕會看到隨著戰爭結束,眾兄弟得到富貴封賞后,欲望失控,自恃功高,對本就不放眼里的李氏朝廷指手畫腳,在地方上也吃相難看,橫征暴斂,為所欲為。

    對他們來說,做的事情其實都是一樣,都是自己東西短了、缺了,就去有東西的人家里去騙、去搶,這些是本就做慣了的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