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交涉

    別的人或許還看不透,把握不住其中的玄機,但龍仙兒……這個對碎星團上上下下,了解甚深的女人,溫去病一早就沒想過能瞞得住她。

    “……尚蓋勇當年重傷垂死,只能借助冥界之力復仇,如今身屬鬼族,現在你們用盡種種辦法,想要讓他離鬼成人,不被鬼族先天限制所困,但鬼族豈會坐視?鬼族也是六界之一,甚至為諸天所忌,自有緣由和底氣,關鍵時刻全力反撲,只靠你們扛得住?就算再退一萬步說,你們能扛住,但還能扛住一切橫生的枝節,各方滋擾嗎?”

    龍仙兒笑道:“如果在你們行功到緊要關頭時,我帶著十二神煞一起殺來,你們要怎么辦?”

    溫去病卻冷笑道:“十二神煞不可能集體移動的,這是設計原理上就不成立的,何況如果可以,妳一早就用來攻漢水了,還會等到今天?”

    “那是在你手上不成,未必別人就都做不到。”龍仙兒道:“你最好搞清楚,你們之所以到現在都沒事,不是因為我沒這份力量,不然別說漢水之時,這幾年我隨時都可以滅了你們,只是因為我希望留點余地,大家都是那個人的受害者,犯不著非要斗得你死我活,我也無意吞攬天下,何不大家各顧自家地盤,從此過各自的日子?”

    溫去病卻微笑不語,對這話是一點也不信。雙方之間的仇恨已是無可化解,龍仙兒不可能看不到這點,只要有機會,她肯定會對漢水動手,先發制人,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絕不是因為什么善意,只會是老尚、阿筆守得好,不露空隙而已,另外也是擔心讓死曜和魔族得利太多。至于當初的留手,無非也只是為了留下機會,可以從李家掌控中反客為主罷了。

    龍仙兒美目一轉,一眼就看穿了溫去病此刻的想法,道:“你既然不信,又何必多事,直接把你們整伙人都招呼起來,聯攻帝都,試試看能不能在替尚蓋勇行事前把我干掉,何必來此談判?”

    溫去病仍舊不說話,這同樣是彼此都心里有數的事,要是真做得到,自己肯定也一早就干了,省得夜長夢多。

    但事實上,龍仙兒的確非常難殺,不光她本身實力高強,潛力難測,后手更不知有多少,即使不考慮那個人是否還給她留下了什么底牌,就看明面上算得到的,想殺她都得要花不小的代價,而她一直身在帝都不出,這里有十二神煞,有龍晉濤與密偵司的手下,還有帝都大陣輔助,憑著這些力量,單靠碎星團就是群起而攻,也拿她不下。

    對上身在帝都的龍仙兒,真要有必勝把握,不但要有四武神犧牲的覺悟,還必須要有大能層次的戰力參與,假若能說動蕭劍笏、月光神尼聯手,不惜一切誅殺龍仙兒,得手希望大概有六七成,但這還得在一個大前提底下,那就是龍仙兒不會逃跑,會傻乎乎的留在那里拚到最后。

    捫心自問,就連自己都曉得,作為天階者,遭遇強敵圍攻,根本不需要死戰到底,只要保住自身性命逃出,憑自己的力量回頭反噬,打起游擊,不擇手段地刺殺敵人的妻小親屬,絕對能讓敵人痛徹心肺,只要自身尚在,敵人顧忌自己的反擊,定然不敢把自己的親友屬下趕盡殺絕,自然有機會回來拯救他們。

    而相比起自己,要困殺龍仙兒就更難了,自己還有許多在乎的人與物,只要還有自己的兄弟、愛人在,自己就沒法拋下他們獨離,就算理智上明白自己離開可以作為制衡,實際上卻很可能留下搏一線生機,而龍仙兒卻根本沒這許多牽絆,她對身邊的一切事物都不在乎,什么名利、權勢、地位、基業,于她只是工具,隨手可拋,拿什么來留住她?

    就算改換成人,如今的她,并沒有什么好友至交,也看不出有多少親情。龍家的其他人于她肯定是當做沒有半點關系,即使是骨肉至親也都說不好,誰都不敢斷言,把她的姊妹親人抓來要脅,她就會因此受制,所以,想要圍殺她,真是談何容易?

    既然干不掉,那就只能先用談判穩住,靠利益交換讓她袖手旁觀,否則到時候她跑來破壞,光她一個,就可能足以牽制住自己和阿筆,甚至往上牽制住大能,大家光防她一個就夠了,哪有余力防其他的敵襲?何況她若真的能帶著十二神煞,加上龍晉濤輔助,甚至不需要鬼族出手,都有極小的幾率能夠破壞幫助老尚的機會。

    最好,是能穩住龍仙兒,甚至能讓她幫忙出手,化阻力為助力,那老尚的治療就穩了,無論鬼族有多么怨恨老尚的背叛,因為那個人留下的封禁,哪怕出再多代價,透過太一插手始界,也不可能能夠成事,但想要做到這一步,有一關是難題,甚至……死結!

    “……其實我這人一貫沒什么野心,向來你好我好大家好,又樂于助人。”龍仙兒笑道:“你們找我幫忙,我也不獅子大開口,就一個基本要求,此事之后,你們與我的舊怨,一筆勾消,這樣如何?”

    不要好處,不索報酬,只要求兩邊恩怨兩消,這確實不算是獅子大開口,只能是基本中的基本,足見誠意。

    哪怕站在溫去病的角度,這要求自己也很難說不答應,既然是主動來找人家合作,自然也就欠下這份人情,總沒理由說找了人家辦事,事情辦完就要翻臉殺人,恩將仇報,哪怕心中是這么想的,也不可能開頭就擺明了說,如果連這最基本的一點都無法保障,那根本不是來談合作,是來翻桌的。

    可唯獨就是這一點,自己答應不下去,難道就為了老尚一人的事,那些死去的弟兄,他們的血與恨就可以被就此一筆勾銷了?他們……就這么被犧牲掉了?

    這件事老尚不可能同意,自己也不可能答應……若是尋常人,自己未必不干脆昧著良心,先口頭答應下來,后頭背信忘義,寧愿違背良心,也不辜負兄弟。但是以龍仙兒的手段,自然可以將保證化為不可違背的承諾,連這樣的機會有沒有。

    “……怎么樣?你要是連這都無法保障,那來談什么合作?”

    龍仙兒冷笑道:“溫去病,你該不會是想說,現在需要跟我合作,就來找我合作,想著隨便給點好處就能打發我,然后等不需要合作了,你們就翻臉過來聯手殺我?你不是想得那么好笑吧?”

    好笑,不是因為邏輯錯誤,而是因為這么荒唐的要求,卻仍指望對方能夠答應,這是得有多看不起人才有的想法?

    溫去病幾乎都可以聽見對方心里的恥笑聲:你們碎星團犯傻,就得要我也跟著一起發瘋?要用人的時候就來找,連句和解也吝說,用完了就想要直接干掉,這不是欺人太甚,什么才是欺人太甚?

    “……還是換個條件吧。”溫去病道:“我相信以妳的智能,肯定有別的條件可以提,我不能給你保障,但雙方得利,后頭再算帳也未必不是條路,換個條件,我們再來談談。”

    “好啊,那還啰嗦什么?”龍仙兒道:“你那么想要我的命,那你就先自殺吧,只要你死了,我就幫尚蓋勇衛道,保他治療過程中不受外界侵害,如何?到時候他和碎星團再來找我報仇,也是天經地義。”

    溫去病聳聳肩,“那還是換成讓我舔你腳趾吧,我*趾很拿手的,用過的客戶都說好!”

    “……哼!讓你變成山陸陵的大塊樣,然后跪著來舔我腳趾嗎?”

    要干這種羞辱人的丟臉事,用山陸陵的外形,肯定比溫去病的真身要帶感,不過當那畫面出現在腦中,龍仙兒、溫去病都感到一陣發自衷心的惡寒,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

    談判一時陷入僵局,這早在溫去病預料之中,而這也是自己必須親自來的理由,如果老尚來,直接就會談崩動手了甚至可能不談就先動手斷了后續談判的可能;換成阿筆來,也一樣會卡在這點上,到時候阿筆說了什么都不算,龍仙兒肯定要逼自己出來親口承諾,還不如自己直接來。

    “……靈兒在我那里。”

    開頭的溝通不順,溫去病唯有先擱置狀況,轉換話題,雖然拿龍靈兒來當試探與突破口,真心有些自我厭惡,但眼前也并沒有別的路好走。

    龍仙兒揚揚眉,卻沒有接話,也沒有特別表情,看似不甚在意,溫去病也只能持續說下去,“她被燕姣然所傷,有一股詭異的邪穢纏身,即使太陽真火也處理不了,本來預估大概要三五個月才能恢復行動,但她福緣深厚,自行激發出潛力,現在已經大好,只要再休養一陣子就會沒事了。”

    對面仍然保持沉默,像是什么都沒聽見,溫去病根本無從判斷她到底關不關心這個妹妹,更不了解她現在究竟關心些什么?于是也只能一時停了口,場面頓時冷了下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