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第二章 不登場的插手

第二章 不登場的插手

    感謝天天打飛機鳴,沒有什麼是應該的,你們從風姿支持我到現在,非常感激,拜謝。

    百族大戰期間,大量妖魔肆虐于帝國西北,其間的人族很大的一個用處就是用來當食材,被妖魔們活撕下肚的不知幾凡,司馬家鎮守此地,是對抗妖魔的第一線,司馬冰心的親屬,在大戰中葬身在妖魔腹中的,委實難計,當中還有部分慘狀是幼年的她親眼目睹,印象不可謂不深。

    但那都已經是些過去的事,哪怕如今被封印在時空中的太古妖都真的有變,她也沒機會看到妖魔吃人的。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新舊的記憶發生混淆,如今錯亂在一起了。

    溫去病點點頭,“從這丫頭這邊獲得的情報價值有限,不過,這種事不是壞事,她會閃出自己親人被妖魔吞吃的記憶,就表示失去的記憶,已經開始恢復,雖然還要點時間,但并不是那種真正會永遠忘卻的棘手狀況。”

    武蒼霓道:“聽到現在只有這點是好事,不過,她剛剛說的,應該是群妖的聲音,你覺得這里頭會不會是……”

    “一切還不好說,希望只是冰心丫頭的幻聽,如果真是來自太古妖都的聲音,那事情就很棘手了,后頭指不定會遇到什么麻煩。”

    溫去病道:“當初太古妖都那一戰,并不光是大家死拚和引發單純的爆炸滅敵那么簡單,弟兄們拚死拚活,是為了在妖都中心,開啟那個人給的特殊裝置,發動次元封斷,只要裝置的功能一經啟動,整個妖都連同附近所在空間,還有內里的一切事物,會被從主世界切割獨立出來,然后徹底凍結……這個凍結,不只是空間或是生命體,就連時間也被一道停止……”

    “……連時間也能停住?那當是萬古層次的大殺著了?”

    武蒼霓聞言倒抽一口涼氣,封神之戰自己并不曾參加,對于其中的核心布置,只是約略知曉,未解其中玄妙,而即使那時能窺見詳情也沒什么用,當初自己境界未到,看那些天馬行空的神奇布置,根本理解不到其中的種種恐怖和不合理的地方。

    還是自己登了天階,回頭看封神之戰的種種布置,才會理解那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一戰,個中含意,完全超出了當時始界里的對戰層次。

    當時,自己與碎星者們所理解的,是這一戰要一舉消滅掉所有入侵人間的妖魔,包括那些降臨下來的妖魔天階與大能,而所不知的是,團長與四大武神在背后密謀,這一戰也要將人族的其他天階處理掉,從此締造一個禁絕高端武力的新世界。

    這件事情本來應該就是藏在封神之戰后頭,這是一張欺騙了整個世界的黑幕,可如今回看,為了完成這樣的陰謀,那個人所拿出的武力規格,還是夸張到不合理。

    ……不過只是打算要搞掉一群天階與大能,你直接拿出能永恒凍結時間的手段來干啥?

    ……簡直就是拿大炮打蚊子?碎星團幾時有這樣的寬裕了?

    ……或者,本來的是打算像扯粽子一樣,藉由雙方的決戰,逼對方天階、大能逐一上場,陷入這場苦戰,不得不救時,把其背后可能存在的萬古者黑手也一道逼出來,只要出了手,就會在最后的爆炸、封凍中,一起完蛋!

    “所以……”武蒼霓駭然道:“其實是一場針對萬古存在的殺局,這才是當年封神之戰的真相?”

    “或許是這樣吧。”溫去病卻嘆道:“很多東西,我當時也不是很清楚,天階之上的存在,對于我們來說都差不多,哪里分得清。反正從那個人手里拿出來的東西,都是很神的,至于哪個是非常神,哪個是超級神,那時候是真的分不出來……現在回想起來,應該就是妳理解的那么回事。”

    溫去病開始回憶,當年封神之戰進行時,自己眼中只顧著那些妖魔中的強敵,不光是那些妖尊、魔尊就已經看起來高高在上,其上的一個個欲魔、小圣,對自己來說都是偉岸撐天的龐然大物,要一戰就全殲他們,已經是神話級的艱難任務,哪還顧得上想別的?

    在妖都之戰開戰之前,那個人特意把燕無雙、司徒無視兩大萬古級別的強者,調去了戰場以外,理由是防止來自妖魔的更高層次的干擾,所有人也都相信了,但如今想來,這么做恐怕也有誘敵意圖在里頭,若真有妖魔中的萬古存在插手戰局,跨界來援,這兩位只怕也不會死戰到最后一刻,而是在關鍵時刻退走,讓對方降臨下來,直接挨一下次元封禁,被鎮壓在里頭。

    唯有如此行事,才能把入侵始界的妖魔,從下至上,連同幕后指使的黑手,一起揪出來,全數埋葬掉,永絕后患。

    “……這個計劃還真是那個人的風格,還真是……省了許多事情,直接一次徹底了結事情。”武蒼霓怔怔道:“那個人確實想得很周到,不只打光蒼蠅,也想藉機打背后的老虎,如果真實現了……唉,可惜人家并沒有上鉤。”

    眾所周知,封神之戰所葬送的妖魔雖多,卻最多只到大能層次,整場戰斗根本沒有萬古者插手,如此說來,那個人雖然事先設好了網,布好了陷阱,卻只是一場白做無用功,人家似是識破了詭計,壓根就沒有踏足進來,一開始躲得遠遠。雖然打光了入侵始界的妖魔,卻終究留下了后患,如今仍有人窺覬始界。

    溫去病卻苦笑道:“那可不好說……以我們當時的層次,哪怕隨便一只大掌蓋天打來,看起來都是超神的,妳那時分得清那是萬古還是普通大能?哪怕就算是普通天階說自己是永恒者,我們也分不清啊……更何況,妳想想那個人的一貫作風……”

    武蒼霓聞言不免愣了一下,隨即醒悟,依照那個人的習性,斗智若是不成就會直接翻桌,如果他先前花了偌大力氣,挖好陷阱,等著目標上鉤,目標卻在旁遲遲觀望,就是不肯踩進陷阱來,那個人肯定怒極翻臉,直接沖出來把目標一腳踢下去,算成陷阱坑人成功。

    ……如此說來,封神之戰,真的沒有妖魔的萬古存在被一道封印?

    連在場的溫去病等人都不肯定的事情,沒參與的武蒼霓就更是無從判斷了,但專門為了萬古存在準備的陷阱、墳場,本應該是萬無一失的,現在卻明顯發生松動了,那……究竟是什么力量導致了封禁松動?

    司馬冰心的共鳴,頂多只能算是一個導火線,區區半步天階的她,根本沒有那種力量去撼動太古妖都的封禁,這和蝴蝶搖石柱沒有多大分別,即使算上和云濤留下的琴產生的共鳴,加上一把神器的力量,也并沒有什么本質區別。

    必然是另外有一股力量,在抗衡著封禁之力,再遇著司馬冰心的引動,才有了后頭那震動世界的一爆。

    那股力量,究竟是什么?這恐怕是封禁下不應存在的一個變量,會是什么?為什么會在這個節點被冰心丫頭引動?是因為司馬家的血脈和云濤留下的琴匯合導致的時機嗎?而當這個變量持續作用,最后,太古妖都的封禁會否徹底崩潰?而如若封禁崩潰,又……會釋放出什么東西來?

    司馬冰心聽到的群妖悲嚎,假若不是幻聽,也不是簡單的記憶錯亂,而是實實在在的事實,那么,妖都之變恐怕與妖族有關,是妖族在背后動作,想要藉機做些什么?這聽起來……實在很兇險。

    溫去病和武蒼霓討論了幾句,始終理不出頭緒,忽然聽到一陣乓乓作響,從遠處傳來,武蒼霓不免覺得奇怪,望向溫去病,這里是他的法界,魔屋之內,有什么動靜他自然最清楚。

    “唔……真是個聒噪的家伙。”

    溫去病往聲音的源頭看了一眼,直接示意武蒼霓帶著司馬冰心先離開,自己則是去到聲音的源頭。

    在那邊,一個年輕貌美的綠發少女,雙手雙腳都纏著重鎖煉條,每一個重鎖都比她整個人還要大,沉重何止萬斤,正常看來,這般重鎖纏身,別說是該被壓趴地上,整個人早就該筋斷骨折,甚至被這重鎖壓得粉身碎骨了。

    但這個綠發少女在如此重壓之下,非但沒有躺平地上,還以驚人的力量,撐起多具重鎖,扯起煉條,搖搖晃晃地站起身體,正拚命穩住身形,試著朝前邁開腳步。

    “……真有一套。”溫去病見狀稱贊道:“我本來以為,妳起碼還要至少三五個月,才能憑自己力量站起來……太陽龍的血脈,果然有些門道,竟然超出我的預期。”

    正在苦苦站起的少女,自然就是龍靈兒,她此刻雙腿不停地顫抖,承受著多重重鎖的巨力,像是隨時都會趴倒下去,卻憑自身意志力苦撐住,雙目炯炯有神,瞪向溫去病,“我……我站起來了,讓我看看冰心姐姐。”

    “……她現在又不認得妳,見了也是白見,意義何在?”

    溫去病隨口說著,笑道:“等妳能憑自己力量,走過去見她,再來提這個要求吧。”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