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二十九章 得不到回應的呼喚

二十九章 得不到回應的呼喚

    取得了燕無雙的令牌,溫去病確認了內中情形,當下暗罵燕無雙所托非人,明珠暗投,實在是有眼無珠。

    還有一句話,是溫去病不太想說的,明明知道沒有人能承接,卻留下這么強的力量,只會反過來加速受令者的死亡,如果不是了解燕無雙的個性,自己肯定以為,她是為了炫耀自身力量,絲毫不在乎受令者的性命。

    ……對了,那個女人從以前就算數很差,力量控制一向不好……嘖,連續三記力量都是大能等級,萬古了不起啊?

    這個念頭從腦中一閃而過,溫去病開始吸納調用令牌中僅余的一擊力量,并且開始勾動令牌內的烙印,這樣用完里頭的儲存力量后,還能直接調用燕無雙的力量,哪怕是跨界勾連,仍能源源不絕使用。

    ……可惜,我并不擅長因果類的功法,連感應也非所長,否則透過這個烙印,甚至能找到燕無雙此刻的所在,進一步確認她現在的狀況。

    方自慨嘆,溫去病驟感周身一冷,側目一看,只見層層落魂光羽環繞中,一團黑氣繚繞,將不住飄落的落魄光羽吞噬。

    黑氣深處,神尸血紅色的嫁衣若隱若現,而環繞周圍的黑氣,卻不是魔氣,而是宇宙當中最幽暗的深沉,其中蘊藏著無邊浩瀚之力,正源源而發。

    蒼穹六象.黑噬!

    溫去病見狀心中叫糟,真是遭遇了最怕的情況。刑忌魔公早一刻還摸不清蒼穹閃招式的奧妙,用起來手忙腳亂,出招還反傷自身,但大能不愧是大能,通曉萬法,短短時間內,就把其中障礙一一排除,蒼穹閃初步掌握,甚至能夠透過尸骸的殘余記憶,發動了“黑噬”一式。

    蒼穹閃的后三式,威力遠超先前,第四式“黑噬”,表面上的表現是無視防御的抹去目標,看似是毀滅法則的應用,實際上是制造出高度重力,扭曲空間,森羅萬象一旦扯入,就被拉扯、拖長,直至碎裂,跟毀滅法則有異曲同工之妙。

    燕姣然當初尚未登入天階,卻能悟通劍理,練成這第四式,天才之名,實至名歸,眼看著黑噬巨洞,不住吞噬光羽、山川峰河,跟著擴散迫近,仿佛要占據整個天地,溫去病不由感到陣陣寒意,即如墜冰窖,又似感到萬古洪荒,孤寂一人。

    ……假如沒有遇到咒武刑克,自己全力推動毀天霹靂,破釜沉舟一擊,擊破黑噬本源,或可奏效,不然以雙極輪連消帶打,再接回天霹靂,穩扎穩打,也還有相當勝算,但此刻,這兩個戰術都是必敗,登臨天階之后,咒武刑克更緊,甚至修為越高,克制越深,很多以前能用的策略,空缺都被堵死。

    ……靠和亢金龍前后兩次對戰得來的經驗,自己已經基本清楚,想要規避咒武刑克,最好的方法就是別用自己的力量打。只要不自己上陣,咒武就不發生刑克。用陣式困敵傷敵是一個解法,但用其他的裝備或道具,是自己更喜歡的解法。

    黑噬來襲,溫去病眉頭微皺,并沒有直接從令牌中催發力量,而是運使雙極輪,將當中的殘存力量緩緩抽出,不入己身,而是在前方旋轉凝結,漸化出一道人形。

    ……像夏冬暝那樣吸取力量來打,過程中消耗最少,但因為過于直接,自己使來一樣會被咒武刑克壓制。想要消除這個隱患,只能再迂回一層。

    溫去病聚精會神,全力施為,甚至顧不上堤防三色長河,自身法界微開,魔屋之影在周身若隱若現,同時一身精氣瘋狂傾泄,眼前微微發黑,若不是自己已經登上三重,凝結不竭之源成功,現在只怕已經力竭而倒了。

    變動之道,再次幻化,燕無雙的形象憑空出現,跟著由虛凝實,雙目陡然一睜,眼中神光如電,瞬息身影消失,飆沖出去。

    ……這種強行凝結化體的技術,有很大的不可控性,自己如今只能擬出燕無雙的化體,驅使戰斗,發出一擊,卻根本無法指揮,也不曉得會是怎樣的一擊,如果連蒼穹閃都發不出,只是普通一劍,自己就糗掉了。

    ……但,哪怕只是普通一劍,在自己全力引導下,燕無雙化體斬出來的,也是大能層次!

    一劍揮出,無邊黑暗之內,光焰飛竄,天地大亮,燕無雙連人帶劍,化為一團大火球,焚開諸天,遍照寰宇!

    蒼穹六象.大日!

    雖然只是第三式,卻是前三式里最強的一招,甫以大能等級的強絕大力,足以焚天滅地,轉瞬間就破開無邊黑暗,順著高度重力,旋轉著墜向黑洞的最深處,燦爛的光焰,先是被無限拉長,跟著一瞬熄滅,被黑噬吞噬歸無。

    天地剎那間歸于寂靜,下一刻,卻是一聲滿滿痛感的怒嚎,劃破星宇,黑暗最深處的那一點,驟然亮起,跟著一道道熾烈火焰,撕開黑暗,從中噴泄而出,伴隨著滾滾熱浪涌來,早已料到這幕的溫去病立即飛身閃躲,先前所在之處,被燒熔出一個裂洞,連帶陣圖也一道崩潰。

    ……大能等級的存在,涉及空間甚深,真正到達這一層次的攻擊,每一下都會打穿空間,單單江山社稷圖是扛不住的。

    溫去病閃過襲來的炎流,看見在光焰最強烈的核心,一身朱紅嫁衣的燕姣然,此時烈焰繞身,不住冒出一股又一股的黑煙,連三色洪流也消失不見,身上的魔氣、血氣一起被焚滅,氣勢整個衰弱下去,明顯受創。

    只是,縱然遭到創傷,氣息也大幅衰弱,在烈焰焚燒中的燕姣然,一身大紅嫁衣依然完好,沒有破損,甚至不見焦痕,隨著身上的火焰一點一點熄滅,無盡的怨厲之氣涌出,又蠢蠢欲動,特別是那只變異的尸爪,更讓溫去病感到不安。

    ……挨了這下居然也沒有明顯傷損?這具尸軀,恐怕不只是刀槍不入,而是金鋼不壞的等級了,這不是單純的修練能成,肯定經過了改造,但是尋常改造手段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步,心魔閣那群狂人,對燕姣然的尸骸做了什么?

    ……不過,不可能一點傷害都沒有,她應該已經發不出天階三重的力量了,就算有刑忌魔公的分魂附體,意識操控,頂多也只能再凝聚兩擊三重之力,更何況,剛才那一下大日之焰,純陽剛正,克魔甚劇,刑忌魔公也不可能沒受創,加上先前落魄陣的作用,刑忌魔公甚至比這具軀體受創更深。

    只要再補個一劍,就能真正把戰果確定下來!

    溫去病把心一橫,再次瘋狂鼓催力量,要透過令牌,勾連其中烙印,引導燕無雙本身的力量傳來,再次斬出破魔之劍。

    只是,當力量透入,碰觸其中的核心烙印,令牌中的烙印卻如雪遇陽,瞬間冰消瓦解,跟著就連令牌也碎成片片,化灰消失。

    ……怎么會這樣?

    溫去病力量用錯,當即遭到真氣反噬,像被一個大鐵錘敲在胸口,險些一口血就噴出去。

    真氣走岔反噬,這點固然要命,但真正讓溫去病震驚的,是剛才令牌的反應,假如自己勾連烙印想要引來力量跨界支持,被燕無雙拒絕,得不到回應,那也還罷了,這結果自己也不是沒有準備,甚至衰到爆,被燕無雙順著聯系一劍斬來,自己也能勉強接受。

    但剛剛的感覺,是完全空蕩蕩的一片,跟著烙印煙消云散,連令牌都破碎,這不是遭到主人拒絕,而是借力的對象已經消滅,或者已經極度衰弱,近乎殞落,再無力回應的程度,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燕無雙殞落了?

    之前的事實研判,燕無雙多半已不在此界,應該是趁著封神結界變動削弱,出離始界,巡游諸天,進一步探險磨礪自身,否則,不說碎星團后來光明正大占地活動,竟然沒招她上門,她親妹妹現在發現給人弄成這樣,她怎么可能不一劍破空斬來?

    身在界外的她,遭遇到了什么?魔族既然對這邊始界動了手,又會否趁著她在境外的機會,設局將她伏殺,提前拔掉日后正式進入始界,必然會遭遇的釘子?

    ……賈伯斯給始界人族留下的兩大萬古支柱,如今雙雙折斷了?

    意識到這個事實,讓溫去病心境難凝,但現在顯然不是適合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因為自己之前借力失敗,還差點導致內傷,而盛怒之下的刑忌魔公,已經重整旗鼓,再發攻勢,此刻黑色的魔焰纏身,穢氣深藏,又是猛招前奏。

    但,并不是蒼穹閃……刑忌魔公似乎沒有發現,寰宇咒武彼此間的生克關系,在最終要發猛招決勝的關鍵時刻,他不再透過尸骸發招,而是選擇了本身的得意技法。

    ……謝天謝地,敵人是個自大的白癡!

    溫去病心中著實慶幸,沒有了咒武刑克,自己就可以正面一戰,不受束縛,少了很多憋屈,然而,這并不代表自己就要真的傻傻沖上去,迎著對面的魔火猛招拼上一記,那是山陸陵的作風,不是自己的……

    算起來,時候好像差不多了啊……

    溫去病心念一動,當即捏碎掌中的一塊護符,完全解開已經支離破碎,正在不住崩解的江山社稷圖,獨立空間一解除,跟著周遭陣陣佛音禪唱,傾瀉落下,滿空祥云金霞,盡驅邪氛。

    圣邪相沖,光暗不兼容,此刻天地間佛光、佛音交錯,刑忌魔公頓受影響,正在凝聚的血闇魔焰,驟弱三分。

    “……什么玩意兒?”

    刑忌魔公神念掃出,透視佛光、佛音的源頭,赫然發現,萬里之外,有兩處所在,大群僧尼正排開法壇,焚香誦經,形成精純佛力,透過這邊的引導,遙遙傳來,顯現為佛音禪唱,佛光普照。

    金剛寺、十字庵的眾僧群尼,依照早先的約定,正聚眾成陣誦經行法,遠距離助攻,其中更隱約透出有大菩薩的手段,最是封魔克邪,令刑忌魔公陣陣心煩意亂,頭痛難當。

    恍惚間仿佛重回百族大戰時的聯合,碎星團并非孤軍抗戰!

    “這樣就想影響本座?癡心妄想!”

    刑忌魔公怒吼咆哮,催到極力,顧不得自身狀況欠佳,雙掌一錯,就要把凝聚的血闇魔焰打出,但眼前又一道靈光竄起,仙氣橫流,卻是溫去病掌中現祥光,跟著出現一截小小的木棍,橫在手上,迎風一晃,變成了一根兩米多高,上頭有數個套環,威煞懾人的法器。

    “遁龍樁?”

    刑忌魔公見狀驚怒出口,立刻認出這件仙界的著名異寶,心里發寒,還來不及做出應變,就看溫去病笑得無比狡詐,舉手一拋,手上的遁龍樁化為一道靈光,飛騰而起,直直往這邊罩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