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第七章 本姑娘運氣不錯

第七章 本姑娘運氣不錯

    正思索出神,司馬冰心忽然覺得身體不妥,自己一身真氣,突然莫名躁動,赫然不受自身控制,自行運轉起來。

    ……怎、怎么回事?

    司馬冰心頓時魂飛天外,眼下這無疑是走火入魔的情況,但自己又沒有真正在修練功法,怎么只是腦里想想法訣,還沒開始引導,真氣就隨之牽動,自行開始運作了?

    自身真氣涌動甚急,開始按照乾坤刀法訣快速運作,照這流速,根本不可能玩什么逐句駕馭修煉的法子,甚至連自封經脈的手段都沒用,司馬冰心不住試圖駕馭真氣,取回主控權,但無論怎么嘗試,自家真氣都如萬馬奔騰,半點無法遏抑。

    司馬冰心心中大駭,走火入魔的結果,輕則可能只是大病一場,但重則也有可能經脈寸寸碎斷,甚至直接炸成血霧,若照眼下自家真氣如此奔騰的情況,最后一種的可能性奇高!

    ……難道,寰宇咒武真不只是生克關系有事,連對角線那邊的也有事?

    ……那自己當時的奇妙感覺,真就只是單純的錯覺嗎?

    ……我要因為自己莫名其妙的錯覺而死?

    司馬冰心雖然正在危急之時,卻不由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但仍有一點慶幸的感覺,就是幸虧只有自己遭殃,沒有拖累司徒小書,害到朋友。

    ……不對,這口訣在腦子里就是禍患,我要想辦法告訴木頭妹……

    慶幸間突然醒悟到其中異處,司馬冰心不由想要做些什么,然后真氣暴走,自身當然動彈不得,只能干等著……

    時間分秒過去,司馬冰心卻發現一件異事,就是自家真氣雖然失控,其勢如同泄洪,其速飛快,看似走火入魔之兆,但始終都運行在軌道內,沒有要脫軌的現象,一絲絲乾坤刀氣,也開始凝聚生成。

    ……這是……乾坤刀正常的修練過程?是我大驚小怪?

    司馬冰心心中錯愕不解,雙極輪修煉可沒這種好事,難道四絕各有優勢?但乾坤刀氣若成,自己又沒有受到什么傷害,那么咒武對角兼修的設想,就等于初步完成,獲得成功了?

    才剛這樣想,司馬冰心赫然發現,自家體力新生成的乾坤刀氣,竟開始消蝕自身原有的雙極輪真氣,速度還很快,頃刻之間,原本雄渾真氣已經被侵蝕了小半成。

    不好!

    司馬冰心這一驚非同小可,只覺得乾坤刀氣不住生成,但每多生成一分,就直接抵銷十數倍的雙極輪真氣,更令得自身力量止不住的飛速下跌。

    ……繼續給這么搞下去,我很快就會成為廢人了!

    ……練上下游是勁力相克直接把人炸碎,練對角線就是勁力消耗十不存一最后力量全失,成為廢人?

    ……創出這套咒武的人,簡直是天殺的龜兒子!

    司馬冰心腦中不住咒罵,身上冷汗直流,正不知如何是好,卻發現暴走的真氣運轉一周,自動停止了運作,乾坤刀氣不再生成,真氣恢復平穩,自己總算取回了自家力量的主導權。

    “得、得救了……”

    司馬冰心慌忙站起,卻全身發虛,腳底一下踉蹌,摔倒下去,這才發現,自己的力量已經被消耗過半,雖然損耗的真氣打坐個一天,就能緩緩恢復,可因為剛才的動蕩,經脈、元神都受到波及,法相散亂,似乎還導致境界跌落,這就是大事了!

    不過,一切的源頭同時也是不幸中的大幸,是多虧自己小心,只是先交流了首章的乾坤刀訣。如果這次交流的是完整的乾坤刀訣,這么照著運轉一遍,自己就算不成廢人,折損的修為也不是三五年內能練回來的……

    “看、看來這次……本姑娘運氣還是不錯的。”

    對于自己目前的處境,司馬冰心當真是哭笑不得,雖然自己經歷這一番真氣暴走和氣勁沖突之后還能夠保住性命,又沒有受到重傷和永久性的境界跌落,已經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可是司徒小書馬上就要趕來,自己這糗樣落在木頭妹眼里,往后難道要被她笑上一輩子,讓小伙伴之間的階級就此逆轉?

    如果真的是為了嘗試新的武學道路不成而不幸走火入魔,內傷嚴重,或是筋肉傷損,可能說起來還有點為了追求武道無懼犧牲的壯烈感覺,可自己現在身體沒有受傷,只是單純腦子里過了一次乾坤刀訣的心法,就力量被消耗大半,體能透支,甚至還元神、法相受影響而暫時跌落境界,這個形象傳了出去,實在也很不好聽,更別說就這么把糗樣落在司徒小書眼里,簡直是顏面大失。

    ……還是,要不要干脆就犧牲身體來保全面子?趁她來到之前,我自己加點工,弄點傷出來,擺出一副慘狀反而樣子好看點?

    這個念頭剛在腦海中生出,就被司馬冰心強烈否決掉了,為了面子,沒傷卻要硬把自己搞出血來,那自己就真是一個白癡了!雖然這下在木頭妹眼里形象好了,但是自己只怕要天天嫌棄自己了。

    腦中正想著該怎么應對此事,內心不住糾結,司馬冰心忽然聽見外頭傳來一連串腳步聲,步履虛浮,來人若非武功低劣,就是狀態非常不妥。

    司馬冰心不由一驚,似乎想到了什么,還未能有動作,便看到司徒小書直接推門而入,甫一進門,就雙腳一軟,堂堂半步天階竟然連站都站不穩,直接就往下跪了。

    “妳怎么了?”

    司馬冰心見狀驚呼一聲,連忙上前想要探看究竟,卻忘記自己此時也是腳底發軟,一步踏出,同樣也是站立不穩,跟著就滾倒了下去,恰好和已經跪在地上的司徒小書碰成了一堆。

    兩個人俱是一樣的狀況,各自狼狽撐起身體后,互看一眼,登時明白了情況,開口都是相同的一句:“妳……原來妳也……”

    兩人眼中都是一樣的慌張、難以置信的神色,還有對方狼狽的身影,再想到自己的模樣,兩名少女內心忽然涌起一種強烈的荒唐感,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笑聲很快就變成了哈哈大笑,兩人就在小屋里看著對方大笑,然后漸漸笑得前仰后翻,幾乎連眼淚也落了下來。

    “怎、怎么連妳都……哈哈哈……我還以為就我一個是倒霉蛋……”

    “我也不想的,但那些功法的字句,就像見鬼了一樣……哈哈哈……我沒練,就在腦海里過了一遍它自己在我身體里面跑起來……我還以為這次要糗大了……”

    “我也是……哈哈……就是在路上時想著順便琢磨下該怎么運功,想著想著,真氣就自己跑起來,停都停不住……結果半路僵住,好不容易才能過來……”

    “哈哈哈……妳現在身上的功力還剩下多少?”

    “……四成,還好只和妳交換了首章心法,不然真要把完整功法運轉一周現在搞不好成廢人了!”

    司徒小書慢慢止住了笑意,站直望著司馬冰心,曉得自家小伙伴現在的狀況,不會比自己好到哪去,這回的對角咒武兼修實驗,可以說是踢到大鐵板了,果然這種事情不能指望自己是唯一聰明的啊。

    體內真氣的大量消耗,這還算是好的,憑自己如今的修為,大概一日多的休養,就能恢復到正常水平,但問題是殘留的異種真氣對本身真氣的干擾。

    首章心法自行運轉一周天,消耗了自己大量功力,生成的不過是些微的雙極輪真氣,但其殘留在自己體內,雖然沒有再抵銷乾坤刀勁,讓功力進一步散去,卻持續干擾著本身刀勁的運作,打亂了自己體內氣機,造成了境界的暫時跌落,現在自己距離天階可不只半步了,大概能夠發揮出來的只有地階中段的水平,不曉得要補練多久,才能恢復。

    “……上下游兼修生克觸發是直接死,找空子練對角感覺是生不如死。”司馬冰心抓抓頭發,不甘道:“為什么我現在覺得這套什么寰宇咒武好坑啊,明明是寰宇第一坑吧,而且還是專門用來坑自己人的,創出這套功夫的人,當時腦子里在想什么啊?真的是想要用來對抗外敵嗎,不是想要把自己人全滅了吧?”

    司徒小書苦笑道:“我現在都開始好奇,當初碎星團沖鋒的時候,是不是只要對著他們,把其他咒武功訣念上一遍,他們就自己走火入魔全滅了?”

    這說法當然只是笑話而已,如果兩女不是半步天階,精英中的精英,身與意合,體內真氣能夠隨著念頭轉動,自行運作,尋常地階武者絕沒有這種行功效率,想個兩遍功訣就真氣暴走進而遭殃,而碎星團內,當時又有幾個半步天階?

    不過,即便如此,兩女也都生出一個感覺,所謂的寰宇咒武,與其說是發明出來對抗妖魔的利器,不如說其本質目的似乎更接近特意設置的箝制道具,所箝制的……當然只會是自己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