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第十章 翻天覆地

第十章 翻天覆地

    兩邊陣營的四角天階戰中,龍晉滔恐怕是綜合力量最強,狀態最好,隱患最少的一個,不但比宇文鎮魂要強,所對付的極樂堂蕭武,也是四角中最弱一環。

    鬼尊附魂借體,吞噬生命甚巨,蕭武修為不及兩大法王,豁命強頂,早就是四方之中最弱的一環,偏偏還對上最強的龍晉滔,壓力沉重,顯是四角中會最早崩潰的一角。

    但龍晉滔也不敢過度進逼,極樂堂的戰斗風格就是不要命,自己如果逼得太急,靠得太近,蕭武隨時鼓盡余力,沖上來就是一抱、一鎖,跟著自爆,他身上還插著鬼尊指骨,自己就算挺得過去,也絕對傷勢不輕,很不劃算。

    投鼠忌器,龍晉滔不愿操之太急,想用最省力的打法,拖到蕭武自行崩潰,但看宇文鎮魂那邊穩不住場面,心魔閣眾兇人圍殺六扇門眾好手,他暗自皺眉。

    六扇門、密偵司兩隊人馬,身上都帶了符令,身受天牢大陣的加持,攻防之力倍增,還有凈化、清醒之類的保護,若非如此,恐怕在心魔閣不擇手段的卑鄙攻勢下,六扇門早已傷亡慘重,這么一來,后頭密偵司很難對上交代,脣亡齒寒之下,龍晉滔不得不分神旁顧,采取行動。

    龍泉大刀擎舉,龍晉滔不敢將力量去得太盡,預備以一半的力量出擊,只要先重創絕體、絕命兩法王中的一個,就能讓那邊的戰局翻盤。

    神兵燦發強光,一刀就要斬出,蒼天風云變,一顆大火球,來自天頂,就往龍晉滔砸落,同一時間,所有戰斗中的密偵司、六扇門高手,身軀一震,加持在身上的攻防效果,瞬間消失,實力一生變,戰局立亂,血肉橫飛。

    龍晉滔法相展動,反手一斬,龍頭刀切出長虹,橫空而過,將天落的殞星砍爆,雖然威力萬鈞,但這位大統領的心里卻一片冰涼。

    很顯然,這是陣式變化,是陣中開陣的那位動手了,明明是雙方開的陣式相互糾纏、角力,哪邊也占不到上風,可這一位卻能緩出手來,操控天變落殞星,這表示,此人已經在雙方的陣法比拚中占到上風,不但能以陣式攻擊,還反過來解除了天牢大陣對己方人員的加持。

    還好,情勢也未至一面倒,在那一記天流隕星后,跟著就巨浪滔天,遮斷蒼穹,六扇門、密偵司人馬身上的加持,也重新恢復,只是狀態非常不穩,加持一下有,一下又消失不見,弄到兩方人馬戰得格外混亂。

    天上景象也變幻不定,乍晴乍雨,顯示兩個交疊在一起的領域,相互爭奪主導權,而哪一邊占了優勢,就連白癡也看得出來。

    龍晉滔暗罵一群飯桶,只見天象變幻,又是兩道天落殞星,化為流火,對準自己轟砸下來,敵人分明是認準了自己,而自己手下那班廢物,顯是已被此人壓在下風,才能騰出手來,對著自己猛打。

    ……但區區陣法,就想給我添堵,簡直作夢!

    ……讓你看看真正強者的能耐!

    勁貫神兵,龍頭大刀緩緩生光,水龍環繞刀身,凝聚威勢,密偵司大統領一擊斬出,刀勁化龍咆哮,怒問蒼穹。

    云龍九現.穿天變!

    氣勁高度集中的一刀,將先后砸落的三道烈火流星,貫穿打爆,跟著更打穿蒼穹,直上九霄,將深不可測的天幕撕裂出一道黑縫來。

    近乎天階的一擊,超越了陣勢所能扛住的范圍,一座座石山、木峰,應聲炸碎,垮塌下來,密偵司的高手見了大統領神威,紛紛歡呼出聲,但才剛叫個一聲,整個世界就天動地搖,最遙遠的邊緣部分,隱隱透出外界的疊影。

    ……好賊子!這等狡猾!

    龍晉滔暗暗怒罵一聲,發現敵人不但善于陣道,還心思細密,卑鄙無恥,明著爭奪領域的主控權,卻也藉著兩邊互斗糾纏的機會,將兩座不同的陣,捆纏在一起。

    透過神兵打出的一擊,一力破萬法,可以將那神秘人操控的陣式打崩,但此刻兩個領域重疊,那邊一受影響,天牢大陣也一起遭殃,眼下的天牢大陣,本就是強行排除障礙,只能短暫運作的極限狀態,再被這么狠轟幾下,敵人的陣還沒崩潰,天牢大陣就先要垮了。

    天牢大陣崩毀,對密偵司而言,并不是無法承受的損失,只要能再撐十分鐘,帝都內各門各派的高手都會趕來,其中也有別的半步天階,親近朝廷,會出手相助,根本不用擔心天牢會被打破。

    然而,若崩毀得過早、過重,無法迅速修復,那個麻煩就很大了,代表著麒麟李氏的風水陣也破,龍氣外流,六處陣角連破其三,情勢非常危險,這是龍晉滔不愿看到的局面。

    考慮到這點,龍晉滔只能暗罵晦氣,收斂著實力,對著天上連連落下的隕星,只是單純揮刀將殞星打爆,沒法反攻,縱有著近乎天階的力量,手持神兵,依然被壓制。

    這情形基本出現在整個戰場上,心魔閣、極樂堂的好手,戰得辛苦,在六扇門、密偵司的人數優勢下,厲害的尸獸一只只被消滅,人也傷得越來越重,但每次朝廷一方要做出致命重擊時,不是天上掉隕石,就是地上一陣晃動,人們被強行挪移轉位,傳送出幾百米外,殺陣出現缺口。

    頻傳的意外,將四方陣營的人馬牽制住,打成一團亂戰,任哪邊都說不上取得優勢,有種陷入泥沼之中,掙脫不得的感覺。

    陷在這樣的泥沼中,龍晉滔面色陰沉,心里只有一個疑問,這邊動靜鬧得那么大,帝都之內,各派高手早該被驚動,但理應一早便抵達現場的神妃,為何未有出手?不曾現身?她在想什么?

    四方困戰,一時難分,龍晉滔也無暇注意到,心魔閣陣營中的某個人,雖然站在那里,卻早已被換成了虛影,站在那里擺樣子。

    拿出江山社稷圖來,溫去病的用意,一直就是控場,這里那么多的半步天階,自己想要瞞過他們耳目行動,談何容易?但江山社稷圖發動,領域張開,自己與陣合一,猶如化身這方天地之主,混戰中,誰也沒法輕易把握住自己動向。

    而自己的目標,一直都只在天牢。

    領域困鎖,即使是自己,也沒法穿透出去,回到外面空間,開鎖入天牢地宮,但肉身碰觸不到的東西,不等于神識也穿不過去。

    打攻入天牢至今,自己便持續以神思探索,解析法陣內容,已經有六七成把握,現在趁著情勢混亂,就開始付諸行動。

    這種以神思探陣的技巧,原本是天階以上,元神極度強化后的專屬技,稍差一點都不行,自己的神魂凝練度,還不到要求,是依附在江山社稷圖開啟的領域上,借此侵入。

    只要自己對江山社稷圖的駕馭稍差,或是對天牢層層禁法的架構吃不透,這一下就是雞蛋碰石頭,有死無生的超級危險,但眼下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就算危險也得硬著頭皮試一次。

    這世上,本就沒有毫無風險的試探……

    溫去病敞開意識,化為一道無形流光,滲入法陣結構之內,往深處探索。

    天牢門禁森森,神識在禁法的間隙中穿行,所看到的千頭萬緒,繁復錯綜尤勝蟻穴,未夠強大的神識,稍微與禁法一沾觸,立刻就灰飛煙滅,之所以這是天階者限定的技巧,并非無的放矢。

    溫去病的神識強度未足,全憑對陣法的了解,還有腦內算陣的高速運算,搶先趨吉避兇,把兇險處一一避開,轉眼就連入地下十余層。

    周圍所傳來的氣息,封禁重重,在每一重禁法的后頭,都關押著一個存在,但從那隱約透出的氣息,溫去病可以肯定,這里頭除了窮兇極惡的罪犯,還有許多非人者。

    妖氣、魔氣,這些氣息都混雜在天牢禁法中,百族大戰結束時,有些戰俘被囚,后來銷聲匿跡,看來都是移交密偵司監禁,囚于天牢中,只是從這氣息,難以判斷從于其中的妖魔是死是活。

    以妖魔尸骨為基,作為法陣的素材,這是鯤鵬學宮的常用手法,很難判斷天牢里除了人族重犯,還囚了多少妖魔鬼怪,或者只是純以牠們的尸骨筑基為陣。

    溫去病穿過重重禁法,深入天牢地下,所經過的封禁門戶內,可能有碎星舊部存活,這個念頭對溫去病是極大的誘惑,但眼前顧不上這些,唯一執著的目標,就是先前捕捉到的熟悉氣息。

    位置是天牢底部,溫去病已無暇顧及這會否是陷阱,抓緊時間往最深處闖,上頭的戰斗隨時生變,留給自己的時間捉襟見肘。

    心念一動,眼前驟然大亮,神識一下昏亂,再重新安定下來時,發現已經脫離了陣勢結構,來到某間一片光白的斗室內,狹小的房間,一片雪白亮光。

    斗室之內,一名中年文士來回踱步,看到來客忽現,鎮定開口,“我是韋士筆,朋友,無論你是誰,請聽好下面的話……”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