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三十二章 十五的月亮

三十二章 十五的月亮

    心魔閣的入侵戰,打得有聲有色,交手還不滿四招,靠著莽荒殿提供的三重毒粉,天斗劍閣的劍陣瞬間被破,幾名高階女劍手癱軟倒地,失去作戰能力。

    接著所發生的事,對心魔閣的入侵者來說,就是一場惡夢,雖然在九外道大會時,見過龍靈兒的戰力,卻怎么都想不到,這個小悍妞還自帶“百毒不侵”、“萬法無用”的體質,太陽真火繞體一燒,什么中毒征兆都消失,精神百倍,悍然出擊。

    這一著,整個打亂了心魔閣的部署,李月白險些被龍靈兒一爪打爆頭,后頭正面交手,一個是地階中段,一個是地階初段,雙方法相浮現,未用寶兵,境界高的竟然壓不下低的,被龍靈兒逼得險象環生。

    如果不是有其他人的牽制,還有溫去病的暗助,這支別動隊就莫名全軍覆沒了。

    而趁著雙方混戰,溫去病駕輕就熟,改變形貌,變化為星月湖淫賊的相貌,一下進入房中,憑著本身的絕頂修為,無聲無息,進到房中,還看見一名劍閣的高階好手,持劍在手,劍拔弩張地埋伏著,等待有誰突破封鎖闖入,就冷不防給他一劍。

    敵人都已經站在身后,還十足戒備地看著窗外,這樣的防御精神,溫去病都不知該說什么才好,輕輕一掌切出,斬在后頸,對方哼也沒哼,就暈倒在地。

    “哇,夫君英明神武,好威啊!”

    龍仙兒本來正躲在屏風后,專心刺繡,看到溫去病鬼魅般進入,一掌打趴了女劍手,全然不驚,放下手中的刺繡,喜孜孜地拍著手跳出來。

    “妾身知道夫君遲早會來,卻沒想到這么快就來了,真是讓妾身心花怒放,喜不自勝。”

    一步一步輕盈走來,龍仙兒喜悅依靠在溫去病胸前,嬌媚如花,慧黠的眼神,像是偷了雞蛋的小狐貍,靈動可人。

    溫去病看著大美人的走近,感覺非常復雜,最開始,是因為兩人幼時的婚約與深刻記憶,這女人才能一再撩動自己心弦,但現在……不得不承認,她真的很美,尤其是那種發自骨子里的艷媚,就連歡喜院里那些長于勾魂的艷女,都有所不及。

    但自己也不會忘記,昨夜看到她的第一眼,她是那樣端莊靜雅,嬌弱惹憐,仿佛善良得隨處招人欺負,與現在判若兩人,這真是只能說一句“風情萬種”。

    龍家三姊妹,長女如酒,每次接觸,總是讓人醺然欲醉;次女如茶,看似平淡,細心品嘗卻越見滋味;三女……說白開水有點過分,估計還是辣椒水合適點,似乎味道強烈,又嗆又辣,其實沒什么長味,還會壞人腸胃。

    “……夫君,你在想什么?”

    龍仙兒貼靠在溫去病胸口,如玉的手指輕輕在他胸口撥畫,出口的輕聲,黏膩如蜜。

    “妾身知道,夫君一定是因為想念妾身,才這么快就回來的,呵,還連礙事的都打暈了,夫君真是居心不良。”

    “我有什么居心不良?妳在亂想什么?”

    “妾身哪有亂說?過往夫君你哪次不是特別性急,看到妾身就撲過來了,這回裝什么正經呢?”

    龍仙兒吃吃笑起,眼波流轉,呵氣如蘭,依偎在溫去病懷里,輕聲道:“天上的月亮又圓又白……”

    溫去病皺起眉頭,一面在想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一面暗罵自己怎么如此沒定性,被這女人幾句撩撥,居然開始心癢癢的。

    沒得到回應,龍仙兒秀眉微蹙,抬起頭來,困惑地問:“你月餅愛吃咸的還是甜的?”

    溫去病莫名其妙,好端端的,又不是中秋,忽然跟我說月餅什么的干啥?

    見溫去病不答,龍仙兒忽然露出驚愕表情,急退數步,拉起衣襟,遮住領口,錯愕道:“你不是我夫君,你是誰?”

    溫去病一怔,難道剛才亂七八糟的兩句話,還是她與那個男人的暗語?這種私底下的無恥言語,自己哪可能知道?又哪可能接得上?這一下自己就穿幫了?

    既然被拆穿,自己也就不用客氣了,反正心頭也又癢又火,索性露出猙獰面孔。

    “哼!除了晉王,誰不是你夫君?”

    神色轉冷,溫去病伸手一拉,就抓住龍仙兒,本來還提防她反抗或叫喊,卻不料她嫵媚一笑,主動靠過來,順著這一拉,又貼靠回自己胸前。

    “夫君真是高大威猛,剛剛妾身還以為是有人假冒,直到聽見你這句我們當初的定情之言,才知道是你。”

    龍仙兒白瓷般的雙頰,泛起緋紅,嬌羞道:“春宵苦短,夫君你還不抱妾身上榻,讓妾身好好伺候你。”

    沒想到誤打誤撞,居然還對上了安全語,溫去病冷笑道:“妳倒是懂得抓緊時間,看到男人,就只想著上榻?腦里沒別的事?”

    “啊?難道夫君看見妾身,腦里還有別的事?”龍仙兒一臉驚愕,“夫君明明與妾身海誓山盟,說每次看見妾身,腦里都只有這事的……難、難道,妾身年華已老,蒲柳之姿,已不能入郎君之眼了?”

    一下驚駭,一下又轉為哀憐,骨子里卻透著一股煙視媚行的狂放,越是接觸,就越能感受到她每一個不同面貌間的魅力,溫去病深切體會,自己懷里的這個大美人,確實就是個妖精。

    但不知為什么,越是感受她對自己的吸引力,心頭就越是有一股無名怒火,好像在氣這個女人,分別十余年,怎么活成這個墮落樣了?又好像在氣惱自己,居然被這種女人給吸引,這些年的歷練全都白混了……

    “莊重點!我是為了正事來的,不是來這里胡搞的!”

    心念一動,氣勁微發,將貼在胸前的大美人震開,她驚呼一聲,纖纖嬌軀就往后仰,眼看要摔倒,溫去病閃電伸手,摟腰將她拉過。

    一跌一拉,龍仙兒上半身傾倒在外,曼妙嬌軀彎成弓形,盡顯腰肢的高度柔軟,特別是順著仰傾的角度去看,分外感受得出,胸前那雙豐滿的球體,搖搖顫顫,幾乎占滿了整個視線。

    小時候是沒有感覺的,昨夜重逢時,就覺得分量不小,現在近距離看,就知道實際體積還在估計之上,仿佛一對巨碩的果凍,宣示著存在感,嫩白滑膩的肉球,被黛青色的衣襟勒束,卻好像隨時都會搖蹦出來,那深深的雪白峰溝,吸引著視線。

    順著嬌軀的曲線往下看,在高聳的峰巒之后,整個線條在腰部收成一個驚人的美麗雙弧,纖細有若擺柳的腰肢,連結著豐滿、充滿肉感的翹臀,形態如蜂,教人懷疑如此細的腰肢,怎么撐得起香軀?特別是那細而修長的手腳,若然輕舞,真是唯恐折腰……

    溫去病不太想承認,但龍家三姊妹雖然各具美色,卻無疑以大姊仙兒艷色第一,媚骨天生……難道自己小時候就是感覺到這點,這些年才會一直念念不忘?這也太扯了!

    “夫君好壞,說了不想與妾身胡搞,又這么色瞇瞇地看過來,妾身心兒一直跳呢。”

    柔荑輕伸,龍仙兒抓住溫去病的手,似乎就要往胸口探去,眼神大膽,表情含羞,說不出的妖艷嬌媚。

    溫去病暗罵一聲肉食女,還真不想被對方小看,既然她迫不及待,自己大可狠撈一把,這些年在風月場中,總不是白混的!

    不過,窗外戰聲甚急,自己時間有限,不能再這里耽擱,當下臉色一變,反手抓住她玉藕般的粉臂,指甲一劃,登時皮破見血,一串血線染紅了雪白。

    情郎變臉,手臂見血,龍仙兒并未如普通弱質女流一樣驚惶呼叫,還像什么也感覺不到一樣,持續看著溫去病,媚眼如絲,盡是挑逗。

    溫去病冷笑道:“都見血了,妳不怕嗎?”

    “夫君不是說過,就要見點血才興奮?”龍仙兒咯咯嬌笑,“今天夫君一上來便兇巴巴的,妾身便知道,夫君今天定是想玩點激烈的了。”

    ……奸夫,你們平常玩得到底有多歡樂啊?

    “……穿好衣服,少發花癡!”

    溫去病怒從心起,一下抖手,龍仙兒身不由主地飄飛起來,摔落榻上,嬌呼一聲,卻是如糖似蜜,聽不出半點痛楚。

    “夫君這是怎么了?連著兩天見妾身,卻什么都不做,是在外頭結識什么新相好了?”

    龍仙兒斜倚錦被上,輕笑道:“這有什么打緊?妾身個性很傳統的,曉得大丈夫三妻四妾,絕不吃味,什么時候約上外頭的妹妹,大家過來一起開心啊?”

    “……有人要買妳的全身皮,我會對外說已殺了妳,半年之內,躲在王府里別見人,讓他們對外說妳死了。”

    溫去病冷眼看美人,將剛剛采集到的鮮血收起,頭也不回地往外頭走去。

    “夫君!”

    龍仙兒半坐起身,語音嬌媚,“妾身曉得,夫君為了妾身著想,多所辛勞,妾身自會聽足吩咐,做個乖乖的小女人,但只有一事,望夫君成全。”

    “什么事?”

    “相思難耐,今夜丑時,妾身會在大明湖畔的雨荷祠等候,請夫君務必前來一會。”

    ……丑時?

    ……晚點就要殺去天牢了,今晚哪來的空陪這妖精折騰?

    “妾身會在湖畔守候,不見不散。”龍仙兒用指頭玩著碧綠的長發,眼神狡黠,凄楚道:“如果夫君不來,妾身就直接投湖,化為一縷芳魂,永遠追隨夫君左右,再不用在這里日日夜夜等候。”

    “……無聊!你他媽的見鬼去吧!”

    神色冷硬,溫去病穿窗而去,再不回望一眼。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