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第十章 死曜的圖謀

第十章 死曜的圖謀

    死曜隱匿于暗中,一切行動都不見光,領頭的七人中,有三人是經年行蹤不明,出席率放著擺爛,只靠四個相互還隱藏身分的成員,要推行工作實在困難重重。

    最開始,彼此提防之下,只能協議,誰提出的計畫,由誰主力完成,以各自身分的保密為第一優先。直到相互間累積了一定的信任后,才真正展開工作,各自說出擅長的領域,據此制定計畫,一步步拓展死曜的勢力范圍。

    這六年來,死曜沉寂于暗影中,一面保持著隱密,一面將觸手伸往外道九派,甚至連七家八門、朝廷軍部,都有滲透進去的棋子,進展不可謂不順,累積起來的力量,有時連他們自己也暗暗心驚。

    在計畫中,當死曜的實力累積到一定程度,在外道九派中都掌控要人,拉攏過半派系后,就要舉行大會,會盟九派,在大會上統合外道九派,進而雄霸天下,成就死曜的最終目標。

    對于這個最終目標,麒麟與亢金龍有理念沖突,對此并不茍同,但他又提不出能讓其余成員信服的理念,結果,死曜的基本路線由亢金龍主導。

    原本照預定,這場大會的舉行,快則五年后,慢的話,十年八年都不奇怪,外道九派各有專長,各有勢力與底蘊,有些甚至從太古時代傳續至今,要將之一一統合,其難度不會遜于統一帝國六郡。

    “……我至今仍覺得,在此時舉行大會,不是明智之舉。”

    柳土鷹搖了搖頭,卻迎上亢金龍嘲諷的笑,“我們七人當中,麒麟每每與我意見相左,遇到大事,你們不服我時,就會指望麒麟,但這回連他都對舉行大會之事點頭,妳知道是為什么?”

    在場的三邪一時沉默,都曉得死曜方針巨變的理由。

    心月龜帶來了與太一的連結,最初他們為之狂喜,這是當年為碎星團所獨占,與諸界神魔交易互惠的平臺,碎星傳奇的起源與根柢,這機會落入死曜之手,死曜完全可以成為第二個碎星團。

    但太一那邊過于寬松的限定,還有允許他們帶大量門人一同進入異界的做法,讓死曜察覺不對,而回歸之后,發現主世界大批新生高手涌現,更證實了這個猜想。

    ……原本以為是獨家、精選,搞了半天,是海選,人人有獎,有來有份!

    諸天神魔哪可能有這種善心?

    結合西北之戰的情報,還有太一的情況,要得出次元盡斷破裂,諸天神魔即將全面回歸的結論并不困難,之后,就是死曜的抉擇。

    “……死曜真正的優勢,不是我們有多強或多會謀劃,而是我們藏匿于黑暗中,若被暴露出來,我們當中可沒有天階九重,能獨力殺翻整個天下的猛人。”

    亢金龍冷笑道:“我們的上一代,一直謹小慎微,從未暴露,憑著黑暗的保護色,干下無數大事,最后卻被那個人一鍋端掉,說是生在陰溝里的老鼠,就該死得沒聲沒息,別驚動人了……你們覺得這是為了什么?”

    奎木狼、柳土鷹、參水猿一時難言,上代死曜覆滅的情況,他們所知并非全貌,要歸結理由也是千頭萬緒,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那極端恥辱,死無人知的凄慘收場。

    信奉秘密主義的組織,從不違背這原則,一生隱于黑暗中,最終卻還是未能保身,這原則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與黑暗同化,有兩個致命傷,一是遭遇熾烈陽光,驅散黑暗,暴露出來,這是我們一直避免的事,但另一點……則是背后出現更大的黑暗,自以為能藏身暗中,卻一早暴露在他人的算計中……”

    亢金龍嘆道:“死曜的歷史何止千年?上一代的運氣不好,與其說是不該碰上那個人,不如說……遇錯了時代。”

    百族大戰,諸天神魔降臨,和這份超乎常理的力量相比,位處人力極致的死曜,就顯得微不足道,在大勢之中,背后出現更大黑幕的死曜,最終被踢出了棋手座位,上了棋盤,淪為棋子,被那個人借勢于神魔,一起坑掉!

    這段歷史,在座三邪就算不盡知,也大致曉得個輪廓,回想起來,不勝唏噓,或許也因為如此,當確認次元禁斷將破,諸天神魔行將回歸,亢金龍的態度就非常決絕,直接撕毀原本的長線布局,提前舉行大會。

    “……我們當中不存天階,一旦諸天神魔回歸,連被利用的價值都沒有,只會是一群可憐蟲,如果在黑暗中被邊緣化,那藏得再深,也不過重蹈上一代的收場。”

    亢金龍厲聲道:“必須在那之前,全力提升自我!當前各大勢力尚未全面連結太一,絕大多數甚至不知諸天神魔將回歸,這段訊息時間差,就是我們的最后機會,統合外道九派什么的,已經不切實際,但這幾年來的準備,仍不妨我們拿來榨取最后好處。”

    “……你根本沒打算藉著大會一統外道九派?”

    冷漠的奎木狼,聲音中帶著明顯的驚愕,同樣的錯愕之情,也出現在另外兩人的眼中。

    原本三邪一直納悶,以當前死曜手上掌握的力量,貿然舉行九邪大會,那怕這邊忽然有人晉升天階,也絕不可能壓服九派,一統諸邪,亢金龍素來沉穩善謀,又怎會看不見這點?

    但聽這么一說,就明白其中關竅了,亢金龍舉行大會,號召外道九派,表面似要統合,其實是借此謀取別的好處,問題是……要謀取什么好處?難道就只靠那座通天之門?

    “嘿!”

    參水猿手一翻,一座精巧的小門,與溫去病手里那座相似,卻帶著更明顯的空間波動,舊這么平放在桌上。

    “已經為大家準備好了,照之前的協議,打入我們五人份的神魂烙印,后頭的一切抽成,我們都能照此分得金葉,不過……如果我們當中有誰沒了,金葉就會由剩余的人均分……希望這不會成為我們自相殘殺的開始。”

    肥胖的身軀揚晃,參水猿的語氣中滿是揶揄意味,在場的三邪沒有擺身分架子,一一伸手檢驗,確認門中的神魂印記,這關系到眾人往后的重要收益,肯定要好好檢測,免得被人弄鬼,不是講面子的時候。

    參水猿道:“太一能把這東西給我們,真是占了大便宜,要是沒有它,外道九派哪可能都派人過來?”

    柳土鷹搖頭道:“還是別高興得太早為好,太一那德行,哪可能給我們占便宜?送了我們通天之門,卻沒另外索求,我總覺得事情背后透著別的陰謀。”

    “也未必。”

    亢金龍道:“麒麟和我說過,太一給好處,如果不索要代價,那就不妨反向思考,祂給出的好處其實沒什么了不起?”

    奎木狼皺眉道:“什么意思?”

    ……掌握通天之門,等若是當年獨占商路的碎星團,那群人憑著這特權,甚至創造了一個時代,這樣的天大好處,怎會沒什么了不起?

    柳土鷹眼珠一轉,愕然抬頭,“祂也給了別人?還不只一人?祂們……”

    說不下去,柳土鷹感到一股深深的顫栗,這些神魔何止是唯恐天下不亂?簡直是往這方向添柴加火,不遺余力啊!

    參水猿倒吸一口涼氣,望向亢金龍,“怪不得你這么急著召開九派大會,原來是要搶這機會……”

    亢金龍道:“仍是遲了一步,忠于我的心魔閣臥底,已傳來消息,太一另外流出的時空之門,落到了心魔閣手里,他們現在底氣大壯,預備在大會上有所作為。”

    “什么?”

    參水猿、奎木狼同聲開口,如果連通天之門這個籌碼都失去,那這次大會不但可能為人作嫁,甚至兇多吉少,四邪并非沒有強殺出九派重圍的實力,卻遠遠說不上強行壓服九派,打得人人稱服,既然沒了最大誘因,這次大會……還怎么進行?

    在桌上敲著玉指,柳土鷹思索道:“當前情勢,心魔閣、莽荒殿兩派素來交好,這次大會,他們蠢蠢欲動,最是積極,通天之門這著王牌失效,他們恐怕一上來就會發難……九龍寨、浮萍居、易水墳這三家唯利是圖,基本只是來看戲的,星月湖傳承最久,實力莫測,但他們與歡喜院是死對頭,光這兩家互嗑就沒余力他顧……”

    參水猿接口道:“無神鋪已經落在武蒼霓手里,對我們的邀請置若罔聞,但一些不老仙的舊部,來投奔我們,這次會作為無神鋪的代表出席,至于極樂堂那群刺頭……反正不管誰上位,他們都不會服氣。”

    越是細數當前情勢,越是覺得不容樂觀,奎木狼不耐多想,開門見山道:“既然你只是拿統合九派當幌子,藉此謀求真正的利益,事到如今,你也該交代一下,你所謂的真正利益是什么?”

    柳土鷹、參水猿沒有開口,卻表露一樣的意思,只是等著奎木狼代為開口。

    “……大勢之下,實力為先,我的一切謀劃,都是以提升我們為第一優先,這點我相信你們不會反對。”

    亢金龍攤開一卷寫滿文字、房舍藍圖的卷軸在桌上,道:“另外,這是順道進行的另一項計畫……”

    這顯然才是圖窮匕見后的真實意圖,三邪凝神細看,沒過多久,倒抽涼氣的細聲傳開,三人都有著相同的反應。

    “你瘋了!這不叫計畫,叫自殺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