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碎星物語 > 三十章 不能信的是自己人

三十章 不能信的是自己人

    在出口承諾時,司馬冰心大半精神都放在越追越近的狼嚎,想說以敵人之強,即使跳崖躲避,也未必避得了,特別是躍起一瞬的短暫滯空,尤其是破綻,自己或許要和強敵再拚一記。

    可就當自己要凝運真氣,預備出手,忽然溫去病就一下傾身,又一次吻助了自己。

    ……我答應讓你抱著我跳,不是答應讓你吻啊!你這變態色狼,逮著機會就拼命占我便宜!

    ……假如早知道你是要吻,就算摔成一團爛泥,我也不會答應你的!

    ……等等,誰要和你摔成一團爛泥啊?我甚至連你是誰都不知道……再等等,你到底是誰啊?我為什么會被一個壓根不認識的男人摟了抱了,還連吻兩次?

    驚、怒、羞,復雜而強烈的情緒,司馬冰心腦里一片混亂,想要動作,但這一吻之中,似乎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一吻印下,連魂魄也為之麻痹,渾渾噩噩。

    司馬冰心隱約感覺,這一吻并不單純,源自師門的見識,這里頭似乎有某種咒式在運作,只是自己腦袋昏昏,無法仔細分辨,就這么跟著他飛躍而起,騰身半空,神馳物外。

    相較之下,溫去病的意識完全清楚,趁著這一吻,加上司馬冰心剛才的親口允諾,術式武裝勉強可以構成,自己把發動條件差不多湊齊了。

    (……剩下最麻煩的,就是要對敵人解釋清楚的這個條件了,那家伙不會讓我有說話的時間吧……)高速下墜,溫去病并沒有把瘋狂墜勢放心上,眼角瞥向剛剛墜下的山崖,一道剽悍身影,已站在崖邊,一臂揚起,臂上肌肉虬起,不住蠕動,似乎將全身勁道集中在一臂上。

    獸族頂級戰技。撕天之狂!

    溫去病認得這一招,甚至身上隱約憶起被這一式撕開的疼痛,獸族頂級戰技,非同小可,托爾斯基在爆發之后,打出這一擊,絕對是飆上地階的強勢大力,星榜之內,恐怕沒人能接下這一擊,飆狼族的第一天才,確實有著符合名聲的力量……

    這個距離……躲是躲不掉的,身在半空,只會被撕天之狂轟個正著,三個人一起粉身碎骨……溫去病暗自評估,未完成的術式武裝,不可能擋下這一擊,唯一的倚靠,只有自己的鞋子……

    逃跑、跳崖、親吻結印,這一連串事情發生得太快,除了溫去病自己,沒有任何人注意到,跳崖飛墜的他,腳上所踩的輪鞋只剩一只,另一只不知失落在何方。

    這一點,司馬冰心看不見,將要出手的托爾斯基,更是注意不到,溫去病注意著托爾斯基的動作,暗暗數秒,有些心急自己把引爆時間預留得太長……

    “死!”

    托爾斯基重擊出手,撕天之狂化為一股失控的狂暴力量,破開大氣,威若雷霆,就要擊中目標。

    溫去病暗嘆一聲,飆風晶鉆悄然聚氣,預備出手,但一道刀光,如月如詩,回蕩而出,事前毫無預兆,卻在凄艷之中,蘊含著斬開空間的強絕刀意。

    只是一刀,撕天之狂的高度凝聚勁道,就被這輕描淡寫的一刀斬開,以巧破蠻力,蘊含刀道絕旨,那至美的刀虹,在溫去病眼中烙印出驚艷的痕跡,卻也讓他心中嘆息。

    ……這一刀,雖然法相未現,卻只有地階武者才斬得出來,事先更無人察覺,假若這一刀不是阻截撕天之狂,而是把握托爾斯基出刀那一瞬的空檔,直斬托爾斯基,有很大機會將這位狼族王子斬下,這是千載難逢的刺殺良機!

    一刀破開撕天之狂后,出刀的人也現出蹤跡,倩影橫空,紗衣飄飄,體態曼妙,美艷性感之中,輕盈的動作,仿佛蘊含天地至道。

    對溫去病來說,這并不是一個陌生人,無神鋪第二把交椅的夜鶯,九外道中一等一的高手,此刻的一刀,證明了她的實力,而不知為何會現身此地的她,在一刀劈開撕天之狂后,跟著的第二刀,順勢斬向托爾斯基,要將這位狼族王子誅殺在此。

    雖然已錯失了最佳時機,但恃強硬攻,仗著地階力量輾壓,這一刀得手機會還在七成以上……

    “嘿!舍得出來了嗎?”

    托爾斯基面對這奪命一刀,未有慌亂,兇芒綻放的狼目中,閃耀著期待已久的興奮。

    “終于……等到妳了!”

    爆發的時限已過,又打出撕天之狂,托爾斯基的氣息、力量回落,正處于低點,對著臨頭一刀,他一手直捅自身,刺入胸膛,形同自戕,但身上降至低點的兇戾氣息,就從這一瞬開始暴增。

    插入胸膛的一爪,迅速抽出,沾滿鮮血的狼爪,迅速發生變形,好像附著了什么東西,迎風一晃,變大了五倍,一只巨大的狼爪,錯落閃映著金屬、晶體的光芒,更散發出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壓。

    司馬冰心胸口如遭重壓,喘不過氣,溫去病更雙眼圓睜,想不到托爾斯基藏了這樣的一手,更想不到自己這趟的最終目標之一,竟出現在他的身上。

    狼族血脈至寶,轉無窮貪欲野心,化血肉為兵,成就無匹之力!

    貪狼之心!

    托爾斯基悍然一擊,翻漲數倍的猛暴力量,如怒潮般宣泄而出,更好像抓準了刀招的破綻,巨大的血狼爪,直攻破綻而入,夜鶯手中的彎刀,剎那破碎。

    自己的一刀如此輕易被破、佩刀更被粉碎,夜鶯心頭劇震,怎么都無法相信,腦里閃過的唯一念頭,就是自己……遭到出賣了!

    ………是誰出賣我?

    不及多想,也不及閃躲,血狼爪前端的鋒芒,堪比最頂尖的寶兵,破開血肉,插入小腹,將夜鶯重創。

    一擊得手,托爾斯基陷入狂喜,自己費了無數心思,花費偌大人力,更甘冒奇險,提前融合貪狼之心,就是為了親手打出這一擊,此刻,戰果已在掌中,只差最后一點,就能完全掌握。

    血狼爪勢如破竹,就要將整個身軀攔腰打斷,托爾斯基的獰笑,忽然凍結在臉上,一股急速升起的高熱、一股驟然釋放的沖擊波,就從腳下爆開。

    風暴、火焰,轉眼間吞噬了整個山頭,強勁的風壓,不但炸崩了山崖,更把托爾斯基、夜鶯炸分開來,分別朝兩方摔去。

    托爾斯基全然不知這爆炸因何而起,但好不容易布下陷阱、重創強敵,如果不徹底將她斬殺,縱虎歸山,后患無窮,更不會再有這么好的機會。

    顧不得肉體連續受創,托爾斯基急催氣血,舞動血狼爪,在火焰風暴中硬開出一條路來,追擊夜鶯,但才剛鼓勁打穿了前方層層大火,就看見一件東西,畫了個漂亮的拋物線,掉落在自己面前。

    ……那是一個鑲著滾輪的布鞋,只有一只。

    目光越過這只布鞋,托爾斯基看見往下墜的夜鶯,也看到那個一面下墜,一面還維持拋物動作的人類男子,他嘴角一抹微笑,無比嘲弄,微微張口,雖然無聲,卻可以看出口形。

    ……享。受。吧!

    燃燒中的火焰,吞沒了那只布鞋,剎那間,另一陣新的巨爆,以布鞋為中心,在托爾斯基面前,猛烈釋放。

    “人類~~~~~”狼人王子憤怒的嚎叫,震天動地。

    巨爆,直接炸崩了大半山崖,簌簌落石落下,原本就在下墜的人,被沖擊波一掃,斷線風箏般摔得更遠。

    千余米的高度,摔墜而下,就算是高階武者,也要斃命,特別是被沖擊波一掃,本來抱團在一起的三人,分散開來,連同墜崖的夜鶯,一起往下高速墜落。

    溫去病身遭強風吹拂,心里一笑,好不容易惡整了托爾斯基一道,連著給他洗了好幾次臉,如果自己這么摔死,那可真是搞笑了……

    “你、你還笑!”

    同墜中的司馬冰心怒罵一聲,聲音被強風吹得模糊,看似憤怒,卻有掩蓋不住的驚喜。

    托爾斯基的強悍,遠在自己預想之上,不但基礎力量強,還有化血肉為兵的后著,別說星榜武者,恐怕連普通的地階都能擊殺幾個,但這么樣強悍的獸人,卻在這男人手上連連吃癟,處處失據,最后還又挨了一轟……這男人看來明明沒什么力量,上了戰場,卻比地階強人還要有用……

    “我們怎么辦啊?”

    救命丸藥力仍在,司馬冰心的實力大致完整,凌空翻身,抓住了昏迷中的米婭,但看著底下的近千米高空,心里也全然沒底,不知道該怎么解決這致命危機,尤其……己方不只是一個人。

    “放心啦……我計算過角度了,加上沖擊波的推送,這距離正好,準備著陸吧。”

    溫去病的話聲甫落,下方籠罩住整座狼王廟的氤氳彩光,化作七色光柱沖天,將領空范圍內所有下墜中的事物,全數吞噬進去。

    司馬冰心和溫去病眼前一花,整個影像扭曲成一團,跟著,天地倒轉,江山改易,原本的峰巒、狼王廟,全數消失,眼中所見,僅余大片石墨山水,綿延千萬里,如龍蛇走伏,黑山白水。

    江山社稷圖,發動!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