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仙藏 > 第882章 黑山妖

第882章 黑山妖

    等到秦笛蘇醒過來,睜開眼睛觀望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被綁在立柱上,周圍有一圈的妖魔鬼怪。

    這些妖、魔、鬼、怪統稱為“魔修”,有的出生人族,因為心中不平,積聚了大量的怨氣,轉而修持魔道;也有山精木怪,靠著吞吐月華修煉得道,因而身體內積聚的,乃是陰屬性的靈氣,所以與修煉純陽之氣的仙修士不同。

    山林之中,點著幾束篝火,火光忽明忽暗,不少人圍著被綁的秦笛,不停的扭動身軀跳舞!時不時的回頭觀望,露出歡唱愉悅的表情。

    “哈哈,要吃菩薩肉了!這可是大造化!”

    “吃了菩薩肉,不但能功力大,還能減少天劫!”

    “我不在乎功力進境是快還是慢,只求能減少遭受天劫的次數。老天太不公平,憑啥佛修只有八次天劫,而我們魔修,卻有九九八十一難?”

    “所以說,嘻嘻,小菩薩,我們吃你的肉,那也是迫不得已,你也不要怨恨,要怨就怨賊老天!”

    然后有容貌艷麗的女鬼在唱歌:“高高的山有我的愛,熊熊的火是我的情,天上的星是愛人的心,我要去追尋……”

    那些跳舞的妖魔聽著歌曲,舞動著身軀更加瘋狂了!

    秦笛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發現手腳都被繩索捆綁住了,用的是一件陰屬性的法器,平常叫做“魔器”,等級還不低呢。

    他試著將身子縮小,繩索也跟著縮小。試著將身子放大,繩索也跟著放大。

    他神念一動,從背后放出一絲佛火。

    經過三千年苦修,這朵佛火吸收了大量的黑霧,已經進化為七階仙火了,而且被他徹底煉化,磨滅了原先留在佛火中僧人的神識,徹頭徹尾都成了他自己的火焰。

    而且從此以后,佛火完成了質變,再也用不著吸收黑霧了,不管走在那里,只要有一顆濟世救人的佛心,佛火就會不停的燃燒,每救一個人,佛火就會增長一分,靠著不停的行善,早晚能證道成佛。

    他控制著這一絲佛火,去燒灼綁在手上的繩索,雖然眼睛看不見,卻能用神識察覺,繩索被燒著了,正在慢慢融化,似乎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燒斷。

    可是這時候,忽然有一位身材高大的魔修,倏地出現在秦笛的跟前,伸出一直蒼白的大手,“啪”的排在他的肩上,一下子將他渾身的功力制住!

    秦笛定睛一瞧,發現是一位功力極高的魔修,已經超越了祖仙,相當于金仙五階了。這一刻,周圍跳舞的妖魔都停止了舞動,跪在地上口稱“大王”。

    于是秦笛心念一轉,猜測這應該就是黑山老妖了!

    他以前曾經聽師姐梁云清說,黑山老妖可能是天仙五階,卻沒想到師姐錯的離譜,黑山老妖分明是金仙五階嘛!

    “不知道是我當時聽錯了,還是師姐聽師傅說錯了。或許在師傅的記憶中,黑山老妖還是天仙五階,那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事了。時間過這么快,黑山老妖早已修成了金仙。”

    黑山老妖的眼睛又黑又亮,仿佛旋轉的漩渦,看著秦笛問道:“小和尚,你就要被吃了,難道不害怕嗎?”

    秦笛微微一笑,低聲道:“師叔,你吃我做什么?我是陰鬼宗修士,你怎能下得了口?”

    黑山老妖為之一怔:“咦,你這小和尚,是不是被嚇瘋了?”

    秦笛緩緩念頌道:“庭前兩株松,風吹一株折,朝減半庭陰,夜滅半庭月!”

    黑山老妖聽了,當即露出驚異的神色,當下手一擺,劃出一道圓弧,隔絕了周圍的空間,問道:“小和尚,你怎么知道這首詩?難道真是陰鬼宗弟子?你師傅是哪一位?”

    秦笛答道:“啟稟師叔,我是瑤姬坐下第六十七位真傳弟子。”

    黑山老妖身軀一震,禁不住瞪大了眼睛:“何以為證?你身上沒有一絲的陰氣,明明是一位功力深湛的佛修,怎么能是陰鬼宗弟子呢?我已經一千三百萬年未能見到瑤姬師姐,你真是她的弟子?”

    秦笛身子一晃,運轉陰陽造化神功,將身上的氣機一變,頓時變得陰氣逼人,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魔修。然后他吸一口氣,迅速將陰氣斂去,又成了寶相莊嚴的菩薩。

    他這一具分身,并沒有四大神君的大門牙在里邊,所以跟本體一模一樣,都是五行兼修之體,自然能施展陰陽造化寶典,因此才能隨身攜帶著那些個鬼仙和鬼王。

    那些鬼仙和鬼王都在他的洞天之內,先前在小廟里只放出十幾位維持秩序。但在他閉關之前,曾經給那些鬼仙、鬼王下令,允許他們每隔幾百年,出入洞天一次,去外面巡視一圈。

    黑山老妖看見秦笛身上迅速發生的變化,心里的驚訝并沒有立即散去,面色卻變得和緩下來,問道:“你既然是瑤姬師姐的親傳弟子,怎么會成為佛修了呢?難道說師姐對佛家感興趣,所以派你打入佛宗,竊取他們的經典?”

    秦笛面帶微笑,開始信口開河:“我師傅說,陰陽造化寶典還有一絲缺陷,所以讓我轉修佛功,借鑒佛家的經典,將這門神功進一步推演,以期尋找證道成為仙帝的方法。”

    黑山老妖聽了,心里愈發驚駭,問道:“師姐進階仙王了?卻不知是幾階的仙王?”

    秦笛道:“弟子功力淺薄,師傅不曾提起。我也判斷不出。”

    黑山老妖沉吟道:“我為了捉你,不但損失兩位大將,還讓這些孩兒們白高興一場,你讓我怎么辦?”

    秦笛笑道:“師叔,您是這兒的妖王,您想怎么辦,就怎么辦,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兒?”

    黑山老妖問道:“你再說說,師姐現居何處?”

    秦笛道:“師傅在紫微垣。”

    “你在何處見到的她?”

    “巫山神女峰。”

    黑山老妖點點頭:“陰陽造化寶典是她最得意的功夫,等閑不會傳給別人,你既然得到真傳,說明是她喜歡的弟子,這我相信了。”

    說到這里,他揮手將繩索收了回去,道:“你跟我來,去我那大黑山主峰走一趟。”

    秦笛搓了搓雙手,問道:“師叔,您跟我師傅以前很熟嗎?

    黑山老妖面上的生冷之色愈發變淡,臉色顯得柔和了很多,然而卻沒有說話,而是轉身往前走。

    秦笛緊緊跟在后面,從這座群魔亂舞的山峰,往后面高山上行去,越走越高,煙霧彌漫,周圍黑沉沉的,寂靜沒有一點兒聲音。既沒有鳥兒唧唧喳喳的聲音,也沒有小妖竊竊私語的說話聲。

    “師叔,這里好像沒有人嘛,您怎么一個人居住在這兒?連一個伺候的奴仆都沒有?您功力這么高,日子過得太清苦了。”

    黑山老妖一面走,一面輕哼道:“你以為我們魔修,只知道享樂不成?那種婢仆成群前呼后擁的日子,是凡俗眾生的奢望,不管是哪種修士,既然走上了修真之路,都是一條枯寂之路。如果你追求享樂,享樂的日子必然短暫。你追求枯寂,枯寂的日子反而長久。”

    秦笛聞言警醒:“師叔教訓的是。聽您這話,好似佛家修士一般,怎么成了魔修了呢?”

    黑山老妖忽然嘆了口氣,道:“想當年,我也是出身人族,居住在嘉峪關北側的大黑山,南邊不遠有一座文殊山,山上有一位西域來的大和尚。我那時還是一個獵戶少年,有一次出獵的時候,從老虎爪下救了一位少女……”

    說到這里,黑山老妖面色白中透青,道:“我與那少女一見鐘情,未曾想那和尚從中作梗,非說我是腦生魔骨,必是魔門妖孽,將來注定要成魔的,所以硬生生拆散了我們!后來那少女憂慮過度,茶飯不思,沒過幾個月,就不幸去世了,我被少女的家人責難,再加上心里悲痛,了無生趣,于是縱身跳下了大黑山。”

    “我的肉體雖然被摔碎了,但是怨恨凝結在一起,魂魄飄飄搖搖,跟大黑山的陰霧融合,一靈不寐,走上了魔修之路,成了陰鬼宗污鬼派弟子。”

    “有一年,我自覺修煉有成,去找那和尚報仇,誰知道那和尚法力高強,我不但沒報了仇,反而被他用一只缽盂扣在里面!幸虧師姐瑤姬從那里經過,聽見我的哀叫呼號,才跟和尚說了幾句話,將我放了出來。”

    “所以我欠瑤姬師姐一條命,雖然她是鬼良人一脈,而我是污鬼派,原本關系不是很近,但是從那以后,我待師姐如同親姐一般……可惜啊,她修煉的功法講究陰中求陽,所以越走越遠,最后去了仙界,而我死活不肯離開大黑山,所以很多年沒有見到師姐了……”

    秦笛覺得奇怪:“師叔,您為何要守在大黑山呢?”

    黑山老妖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羈絆。地藏王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我說黑山不倒,永不離去!因為我的家就在這里……唉……莫問愛,莫問情,過去不再尋,愛過方知情重……”

    秦笛不知道說啥好了,心道:“人人都說黑山老妖是殺人如麻的魔修,卻沒想到,他是一位千古傷心者!因癡成恨,因愛成魔,寧愿一個人守在荒無人煙的大黑山,成為萬妖之主,也不肯離開這讓人傷心的地方。”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金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